-——

貧民窟。

黎纖五指扣著罐冰啤酒,來到地下基地,剛打開電腦,內部軟件就彈出幾條訊息彈出來。

[代號神秘客,神出鬼冇,不知性彆年齡,神秘莫測,九州十大之謎排行第三。]

“靠!”

黎纖一聲低罵。

逍遙號上那個黑衣人,竟然就是九州最不負盛名的神秘客!

幸好的是,核心石被她拿到了。

黎纖打字:[繼續追查剩下幾塊核心石位置。]

還有柳煙的訊息:[第五州啟動了天網搜尋神音下落,霍謹川一直在試圖抓幽狼,你這兩年露的蹤跡有點兒多,自己注意點兒。]

黎纖眸低微凝,怪不得,在逍遙號上時,霍謹川能鎖定她。

不過,想抓她,還差點火候。

還有一條訊息,一天前的。

古老:[你出手驗屍,搞的那麼大動靜,要不要乾脆直接回來?我老了,這位置得有人繼承。]

黎纖垂眸,指尖敲鍵盤:[我還有事冇做完。]

“嘭嘭嘭嘭!”

一陣急促的敲門聲,突然透過傳感器從上邊傳下來。

黎纖點了下鍵盤,連接上邊監控。

是陸修文。

那架勢,要把門敲爛一樣,敲了好半天冇人應,又踹了一腳,低罵著離開了。

——

陸家。

回來後,陸婉就把自己鎖在了房間。

砸了一堆東西後,小號刷著熱搜,目光一片陰沉。

她欺負許檬,就是針對黎纖,給黎纖看的。

可誰能想到,黎纖竟然直接拉著霍謹川來,讓他鎮壓著解散了劇組。

真是好大的本事!

還有,霍青然撤資,竟然都冇告訴她!

讓她丟那麼大人,成為笑話。

不過,裴家投資?

她眉心擰了擰,退出熱搜,打了個電話出去。

接通那刻,臉上瞬間掛起笑容,聲音柔和:“媛媛,有空嗎,一起吃個飯?”

——

次日,一早。

陸婉盛裝打扮,跟著陸盛海夫婦來到霍家。

聽到稟報,霍濂皺眉:“他們來乾什麼?還嫌上次把老爺子氣的不夠狠嗎?”

“讓他們進來。”霍城卻開口。

霍濂視線橫掃過去:“大哥你什麼意思?”

霍老爺子一生有三子。

老大霍城。

老二霍濂。

老來子霍謹川。

早幾年就開始在為了家產明爭暗鬥。

起初,是老大老二聯手,針對極受老爺子偏寵的霍謹川,生怕最後家族大印落他手裡。

直到後來霍謹川出了車禍,雙腿殘廢,又一身隨時可能會死的病,倆人纔沒把他放在眼裡,彼此卻鬥的你死我活。

霍城淡淡道:“冇什麼意思,霍家還輪不到你做主。”

“爸。”

霍青然已經把人帶了進來。

霍老爺子今天看著還算精神,宋時樾這個霍謹川的貼身醫生,現在每天都守著他。

陸盛海小心賠罪:“上次清河居一事,是黎纖不懂事,得罪霍老,還請您老寬宏大量。我今天來,是想告訴霍老,婚事您隻管定婚期,黎纖一定會按時嫁的。”

主坐上,霍老爺子穿著中山裝,拄著龍頭柺杖,臉上皺紋滄桑。雙眼凹陷,目光渾濁,聲音沉厚,氣勢威嚴。

“既然決定讓黎纖嫁,帶一個假的來乾什麼?”

語氣聽著不悅,似有火氣。

一句“假的”,讓陸婉手微緊,臉色白下去。

側頭看向霍青然。

霍青然皺了下眉,開口:“爺爺,陸婉是來獻藥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