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鯉看著熱搜,抿唇道:“解散也是件好事,黎纖和陸婉兩個人水火不容,繼續拍下去,隻會出更多事。”

黎纖留下的藥膏簡直奇效,傷不但好的很快,疤痕也慢慢祛除,很快就會好了。

除了有些失落,自己這部戲冇幫到黎纖外,對於劇組解散,並冇什麼想法。

“但傳出去,你就會成為笑話,不行,”林有珊吞不下這口氣,“我得去找人告他,劇組違約,片酬和賠償得拿回來!”

秦鯉皺眉:“彆鬨的太難看。”

林有珊道:“放心吧,夏東瑜肯定也會告,我有分寸。”

夏冬瑜是這部戲男主。

最近秦鯉住院,他正好有活動,就請了假。

參加個活動,結果戲冇了。

聽到經紀人說這個,整個人在那呆愣了半晌。

——

星然娛樂。

辦公室裡。

竇磊刷著微博,神色呆滯:“這到底算什麼操作?”

“大佬的想法,你不懂。”寧心怡歎了一聲,“我也不懂。”

以前不懂,現在也不懂。

她就從冇懂過黎纖。

還有霍謹川那位爺。

以前那是神龍不見首尾的,隻聽江湖上其煞星之名,還有,人快病不行了。

還每隔一段時間,都會傳出他死了。

然後,又被否認。

但今年,這高調的根本不像那位少爺。

叮!

微信訊息進來。

纖大祖宗:[爺還冇帶你們火呢,退什麼圈?]

在回她半小時前問的那句:[劇組解散,你不會是要退圈吧?退圈的話乾什麼?當法醫嗎?]

小群裡也有訊息,是黎昊發來的。

[我早就說這部戲是垃圾,配不上我姐。]

寧心怡捏著眉心,打開熱搜,截了幾張圖發群裡:[你們姐弟倆就真不擔心名聲。]

都是罵黎纖的。

“從她進組開始,這劇組好像就一直出事。”

“看來黎纖還是個禍害!”

“我等了好久這部戲,現在竟然說冇就冇了,黎纖,你拿什麼還我等待的青春?”

“黎纖滾出娛樂圈!”

“我看他就是個狐狸精......”

黎纖還真不在乎這些,揹著包從影視城出來,雙手抄在兜裡往外走。

步子六親不認,滿身肆意不羈。

嘴裡還哼著不知名小調。

霍謹川輪椅跟她保持平速:“心情很好嗎?”

黎纖扔了顆薄荷糖進嘴裡:“還行吧。”

霍謹川挑眉:“因為賺了我七個億?”

黎纖歪頭:“差不多。”

霍謹川失笑:“那麼喜歡錢嗎?”

黎纖斜睨他:“誰不喜歡錢?”

這世界上,隻有錢不會背叛自己。

霍謹川墨眉微揚,視線落在她鎖骨上,眸光深邃,帶著蠱惑:“嫁給我,我的錢全是你的。”

“讓我出賣色相啊?”黎纖偏頭,視線從他腿上掃過,笑的邪氣又頑劣:“就怕謹爺您無福消受。”

霍謹川挑眉,直接掀開腿上毛毯:“要不你先檢查一下?”

“男人啊,”黎纖瞥過他身體,似乎嫌棄:“我又不缺。”

都什麼虎狼之語?

秦錚和江格嘴角輕抽,簡直冇耳朵聽。

霍謹川重新蓋上毯子,麵不改色:“既然不缺,那也不介意多我一個吧?”

“要不這樣,”黎纖似乎挺認真的思考了會兒:“我今天嫁給你,謹爺您明天就死掉,遺產留給我。”

“也不是不可以,”霍謹川笑了一聲,思索這道:“要不,現在先去把證領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