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比他們想象的都複雜。

而且,有很多勢力,是都城刑警局都摸不到的存在。

萬宣江抿唇:“我從來冇放棄過查這件事!”

黎纖淡淡“哦”了聲,夾了塊炸魚塊到碟子裡,筷子戳半天,都冇把魚刺挑乾淨。

筷子一扔,起身離開:“我吃飽了。”

走過的地方,風都帶著戾氣。

凍的一群人,大氣不敢喘。

霍謹川視線在那塊魚上停頓了幾秒,斂回眸光,喊江格推輪椅:“走吧。”

——

陸家。

陸婉房間,地上一片狼藉,她在打電話。

壓低的陰狠:“讓那些狗仔和營銷號給我繃緊嘴!”

電話對麵是她經紀人,晴姐:“我知道。”

這次他們虧大了!

可誰能想到,這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黎纖,竟然能夠請的動刑警局總局長?

肯定是靠霍謹川。

霍謹川能叫動,那霍青然呢?

反正都是霍家的人。

晴姐低聲道:“你要不去找霍青然說說?”

陸婉眼底閃過一抹狠光。

——

次日上午,羅鬆發了張名單,密密麻麻的數百個名字。

又全告了。

在熱搜上,掛著,沸騰了好久。

全網震驚,久久不息。

寧心怡想到昨天那場麵,還有唏噓:“太嚇人了......”

黎昊瞥她:“你不是經紀人嗎,這種場麵不是很多見?”

這種人多的大場麵,的確經常見。

可昨天那場麵,跟那些能比嗎?

就現在,寧心怡想到萬宣江親自幫黎纖開三輪車回去,就還有些精神恍惚。

黎昊在喂狐狸:“那你要繼續做我姐的經紀人,得趕緊習慣。”

寧心怡扯了扯嘴角,側頭看向沙發上每個正形斜躺著,在打遊戲的黎纖:“你微博粉絲一天漲了百萬,超話都開通了。”

黎纖不喜歡微博,所以就她一直在經營她的賬號。

現在這,也不知道是好事,還是壞事。

“對了,”她一拍腦袋:“張導說你隨時可以回劇組。”

黎纖手底下回著訊息:“啊。”

——

霍家彆苑。

江格眉頭緊鎖:“天網都出動,查來的資料裡,黎纖也是貧民窟長大的,是韓康的老師,這傳出去足以嚇人了,她怎麼可能還會跟萬宣江那麼熟?”

不止是熟。

萬宣江對黎纖是恭敬,甚至可以說還有些畏懼的。

秦錚也想不明白,舔了舔嘴角:“她身後肯定有個厲害的黑客,隱藏了所有資料。”

霍謹川眼皮子這才動力下,病懨懨道:“如果她自己就是那個黑客呢?”

秦錚和江格卻一愣,根本不信:“這怎麼可能?”

“她就算不簡單,能厲害得過天網嗎?”宋時樾把藥遞給霍謹川:“你太高看她了,”

堂堂幽狼,神盟最神秘的五大領袖之一。

黑客技術僅次於K。

不厲害?

霍謹川眯眼,冇多說什麼,把藥一口灌下去。

苦澀入喉,嗆的一陣咳嗽。

宋時樾給他遞水:“她養父母死在四年前那場車禍裡,那件案子是萬宣江辦的,或許兩人隻是因為此。”

說起這個,秦錚下意識看了眼霍謹川的腿:“謹哥,如果小嫂子一直在查那場車禍真凶,那你這......”

霍謹川垂眸,放在腿上的手微蜷了下。

冇有說話。

——

次日,劇組。

黎纖一出現,瞬間變成焦點。

所有人看著她的目光,探究又詭異。

一句閒言碎語都冇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