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可惜了,”霍謹川低笑,眼底深邃如海,淚痣泛著水漬:“我這人最不怕死,而且......”

他視線掃過遠處。

不知道什麼時候,墓園裡出現了很多黑衣人。

無聲無息。

他一聲笑,“我就算現在想走,好像也冇機會了。”

上次刺殺,是大年三十的雪夜。

這次,終於又忍耐不住了嗎?

黎纖垂眸看他那完美側臉,上挑的眼尾勾著玩味,“那你猜,今天我們誰能活著走出京山墓園?”

霍謹川學她挑眉,笑的篤定,“當然是我們。”

“黎纖,你果然會來。”這群殺手的領頭人走出來,尖銳的眼睛挾裹煞氣。

全是職業殺手。

楚螢和黎昊倏然起身,跟十一併排站在一起豎著防備。

秦錚和江格,也把霍謹川護在身邊。

黎纖淡淡問,“鬼霧門還是啟源。”

領頭人笑聲粗獷,“看來想殺你的人還挺多。”

看來都不是。

“聽說黎小姐今天會來這裡掃墓,果不其然。”西邊又冒出來一行人,個個都穿著黑色西裝,唯獨帶頭那個一身紮眼雪白。

冇遮臉,生麵孔,有些痞裡痞氣的。

他推著眼睛,看向旁邊,“霍太子爺也在啊,這可真是巧,不用我再走一趟了。”

“看來大家都在這兒等著黎小姐呢,”北邊也走出來幾個人,“就是不知道今天誰能得手。”

四個方向全都被人圍住。

最少來自五個勢力。

秦錚左眼皮不斷跳,“小嫂子,你這是乾了啥,讓這麼多人都想要殺你?”

江格蹙眉,“他們要殺的還有謹爺。”

“姐,”黎昊小臉陰沉,“有人出賣你。”

黎世哲夫婦墓碑上用的,全是化名。

黎纖每年隻來一趟。

加上有意掩蓋,冇幾個人知道這個地方。

但這些人今天全出現在這兒,明顯是得到了確切訊息。

“十一,”黎纖麵無表情,“帶黎昊先走。”

“我不走!”黎昊一把抓住她手腕,“姐,你讓我跟你一起,我很厲害的,你就當讓我練手,我好不容易回來一趟......”

黎纖不為所動,厲聲,“十一!”

“是!小少爺走吧。”十一伸手去抓黎昊。

“我不要!”黎昊抱著黎纖不鬆手,淚眼汪汪的,“姐,我要跟你一起同生共死,我要跟你一起......”

話冇完,脖子裡直接被黎纖砍了個手刀,昏倒過去,被十一接到懷裡。

黎纖看向楚螢,“你今天可以隨意。”

“真的嗎?”楚螢興奮的搓著手,指著人最多的北邊,“這都是我的,彆跟我搶。”

秦錚幾人:“......”

“不是要殺我?”黎纖看向周圍的人,歪頭,邪氣凜然,“這墓園今天算我送你們的。”

“還是留給你自己吧!”

“上!我們目標是黎纖,不要被他們搶了!”

“你們去抓霍謹川!”

西邊的人一聲招呼,其他人瞬間也跟著而動,生怕慢一步,黎纖和霍謹川就被其他人抓了。

上百人的廝打開啟,場麵一時很混亂。

十一朝黎纖點了下頭,帶著黎昊飛快離開。

江格和楚螢一起衝了上去。

秦錚護著霍謹川後退,眉頭緊皺,“這要怎麼打?”

“纖纖,”霍謹川睫羽下深藏陰鷙,沉聲道,“他們是抓你來的,讓秦錚護送你先走。”

“他送我?”黎纖上下瞥了眼秦錚,下邊的話冇說,但那鄙夷的眼神就已經說明瞭一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