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淡淡道,“我的人就不勞你掛心了。”

霍謹川墨眉微揚,又道,“天網已經更名為天眼。”

這個黎纖已經從顧渠那知道,唇角微勾,“關我屁事。”

聽著這話。

江格瞬間明白,昨天謹爺說這四個字的那熟悉感從哪來的了。

黎纖的口頭禪之一:關我屁事。

他扯了扯嘴角。

霍謹川又是幽幽一聲歎,“我們也算同盟了吧?”

就算天網跟天網計劃沒關係又怎樣?

神盟和第五州還有過節。

同盟個屁!

黎纖輕舔牙尖,“我可跟太子爺您擔不起同盟。”

糾結此事無意義。

霍謹川還是決定,從能夠溝通的渠道下手,他拿出手機,直接轉賬十萬。

黎纖眼尾上挑,似笑非笑:“就算想收買我,也太冇誠意了吧?”

“買藥,這是定金。”霍謹川色淡如水的薄唇聳動,好看到不行的一張臉上浮著淺笑,“剩下的,稍後打你賬戶。”

叮!

霍謹川前腳離開不到半個小時,黎纖就收到到賬訊息。

1後麵帶著8個零。

她不得不又一次感歎,霍謹川真的很有錢。

有錢到無法想象。

[他是殘廢,又動不了你,你嫁給他,先騙光他的錢,再拿下天網騙到第五州,把他熬死。反正你那張臉在那,離婚也不會受影響,多的是男人往你身上撲,不管咋說這波你都不虧,怎麼樣,考慮一下?]

即時的,手機兩條匿名訊息彈出來。

[你一人屈身,賺千萬億金,做世界首富,立九州之巔,順帶幸福組織千萬人。]

黎纖額頭蹦了蹦,[滾蛋。]

[其實霍謹川那張臉長的真還挺不錯的,就算殘廢做不了正宮,也能當個偏房,做個活的無限額ATM機,真不考慮一下?]

黎纖:[我可以送你去。]

[算了,我冇那福分,說正事。

啟源董事長因第七科研所的毀滅而震怒,派出人去帝京抓你了,因為楚星,他們和藍天集團合作了。

南白州最近爆發了場海嘯,正在災後重建,需要大額資金。天逸學院的大考還有三個多月,黎昊報名參加了。]

艸!

黎纖:[你他媽要錢直說。]

一百億剛轉過去,訊息就又彈出來:[謝謝殿主.gif]

[還有什麼事?]

[浮之城那邊派你殺霍謹川,派禍言三殺你,說來這真的是個很狗血的巧合,但都這麼久了,禍言三始終冇露麵,霍謹川也冇死,價格一直在增高。

浮之城又派了彆的人出來,全是地下盟一頂一的精英殺手,你小心些。]

[哦,還有,那個陸婉,就那個假千金,她好像是被黎家找到並帶走了。]

其他訊息黎纖都不為所動,但這最後一個。

陸婉,黎家......

讓她目光冷下來。

半晌。

她合上手機,看著尾端掛著的平安符和桃木劍吊墜,確定沉睡的楚星短時間不會醒來後,拎了件黑色風衣外套朝外走。

——

接下來幾天,一切都很安靜。

直到四月八號。

瓢潑大雨從夜裡就開始下,打的百花綠植都彎了腰,砸的世界刷刷作響,沉浮的白色水霧,連遠方都看不清。

秦錚剛要抬手敲門,門就從裡頭被打開,穿著黑色絲絨長裙的黎纖出現在他視線裡。

看見她後頭跟著的人,下意識縮著脖子後退,豎著防備,“她是楚螢還是星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