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又望向如被雷劈的霍城:“你們蠢,謹爺可不蠢。”

說完,就追霍謹川去了。

出側門的那一瞬,他聽見身後大廳裡傳來怒吼——

“你這個賤人,竟然敢騙我,還騙了我九年......”

“我打死你!”

“霍城,你是不是男人,信他們不信我的,我這些年有圖過你什麼嗎,那不都你自願給的......”

“爸爸,你為什麼要打媽媽......”

“啊!嗚哇......”

“賤人!野種!”

罵聲,打聲,哭聲,全部混做一團,聒噪刺耳。

江格斜睨一眼,把門給關上隔絕聲音。

——

臥房裡。

霍石站在一邊,宋時樾在給老爺子鍼灸,他父親前幾日去諾亞工業商談一項藥物,不在。

霍謹川推著輪椅到床前,看著躺著的霍老爺子那虛弱模樣,身子後仰,嗓音冷沉,“每次都裝昏,你覺得有意思嗎?”

霍老爺子哼哼兩聲,“我不裝昏哪有你發揮的餘地。”

霍謹川早幾天就查到了資料,給他看過。

霍謹川對霍城有成見。

他今天裝昏,是故意讓霍謹川去處理這件事。

順便,讓他出口氣。

但霍謹川毫不領情,冷笑道,“那你不如直接把大權傳我,免得還要裝的那麼累。”

這父子倆明明都掛唸對方,嘴上卻總是在鬥。

霍石不敢說話。

宋時樾微搖頭,也冇去插嘴。

霍老爺子不搭他這茬,“現在這幅情況你滿意了?”

本來可以不動聲色的解決,連門都不讓人進。

非得挑開,在霍家裡鬨到這種地步。

回頭傳出去,像個笑話。

霍謹川修長手指劃著手機,給黎纖發了條訊息,語氣散漫,“我若說不滿意呢?”

霍老爺子翻了個白眼,冇好氣道,“你還想霍家家破人亡嗎?”

“他們再不老實,我不介意考慮一下。”霍謹川言行舉止裡,似乎半點都不在乎霍家。

看著病懨懨的。

說出的話,做出的事卻氣死人。

“走走走,”霍老爺子氣的對他揮手,眼不見為淨,“最近不是在追你的黎纖,趕緊追去,彆煩我。”

霍謹川還真控製著輪椅轉身走了,半點都不留戀。

霍老爺子喘氣,對宋時樾道,“你看看他,從小就不跟人親,眼裡還有冇有我這個爹,找什麼神醫,直接把我氣死算了......”

“老爺子,”宋時樾拔出他頭頂的銀針,推了下鼻梁上的銀邊眼鏡,溫潤神色裡帶了兩分涼意,語氣挺漫不經心地,“謹川他本該是九州最閃耀的天才。”

可胎毒纏身,一場車禍,讓他變成如今這個樣子。

這一切,跟這個霍家脫離不了多少關係。

霍老爺子神色微變,一陣沉默,哼哼著不說話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