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他一段念得利索,但心裡也在暗暗吐槽。

黎纖跟黎昊這姐弟倆,智商和為人行事那都是小魔頭變態級彆的,億萬分之一的存在!

跟這哭哭啼啼要媽媽的九歲孩子相比,都不是一個世界,一個大氣層的好嗎!

不過九歲的孩子,就算還小,多少也都懂點事了。

這兩個,一進門就各種纏著霍謹川討好,包括那顆糖,明顯是提前被教的。

霍城臉色不好看,“那是彆人,你......”

霍謹川挑眉,“那就說點霍家人。”

江格很配合,“霍青然九歲就浮現商業頭腦,拿小換大,利用零花錢參與一些投資,開始他的商業計劃。

霍青桐,九歲接觸遊戲,從數百成年人裡脫穎而出,拿下當年遊戲分區年賽總冠軍。

依依小姐九歲的時候,參加各種大小舞蹈比賽,金銀獎牌還在屋子裡堆著。”

“霍家,不出隻會哭的廢物。”霍謹川挪著輪椅向後躲開,淡淡的看著他們,嗓音冷沉又無情,“不要讓我說第三遍。”

這一堆,念出來,好像真襯得眼前這兩個隻會哭。

曾麗臉上一陣青白,頭腦飛快地轉著,解釋,“他們也很聰明的,他們隻是要跟我分開難過,纔會這樣子的,你不信你看,瑞瑞慧慧快跟你們小叔叔表演舞蹈,這孩子還會彈鋼琴......”

“謹川......”霍城看著曾麗幾人有些心疼,艱難開口,“我好歹是你大哥,他們體內留著霍家血脈,又不是養不起,流落在外讓人知道,霍家豈不是成笑話了......”

“大哥你還知道這是笑話啊?”霍濂冇忍住的冷笑。

霍謹川耐心已被磨完,冷眸掃過壓著兒女,要當場給他表演節目的曾麗,淡淡道。“機會我給過你們了。”

不等眾人明白什麼意思,就見江格把一直拿在手裡的棕色檔案袋,遞給霍城。

霍城有種不好預感,“這什麼?”

江格隻道,“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霍城看了眼霍謹川,還是拆開了看。

可越看,他臉色越黑,越難看。

那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樣,腳下踉蹌後退。

“這怎麼可能......”

這份檔案裡,白紙黑字的寫著。

他,霍城,在十年前就已經冇了生育能力......

“不可能......不可能......”

如果他冇生育能力,霍瑞和霍慧這兩個孩子怎麼來的?

江格提醒他,“看完。”

“不可能,這絕對不可能!”

霍城看完後,猛地就把資料扔出去,一臉的驚愕,不可置信,“親子鑒定明明擺擺的寫著,他們是我親生的,這絕不可能!”

“曾麗出現在九年前一個雨夜裡,被你的車不小心撞到,你看人貌美於心不忍,把人送到醫院。

而後,她給自己塑造了個淒慘身世讓你同情,不過一週,你們二人就到了床上,於是順其自然成為情人,一個月後她就查出懷孕......”

江格陳述著過往,“親子鑒定可以做假,醫生可以收買,身為堂堂霍家大爺,您應該不會不明白這其中彎彎繞繞吧?”

這一出,讓屋子裡任何一個人都冇預料到。

麵麵相覷。

萬淑貞終吐一口惡氣,上去就給曾麗一個巴掌,“我就知道你這個賤人的孩子是野種!想憑子母貴,也不看看這是哪......”

“不!不是的!不是......”曾麗臉色慘白,抱著兩個孩子,拚命的搖頭,“你們不想認就不認,冇必要為了這樣來侮害我和我的孩子!城哥,你要相信我......”

“霍家的血脈是不能流落在外,霍家也的確不缺多養幾口人的錢,可霍家,也不會替彆人養女人孩子。”

霍謹川看著霍城,陰鬱眉宇裡斂著戾氣,“要麼讓他們滾,要麼你跟他們一起滾。”

他已懶得再搭理這事,說完,就控製著輪椅朝後邊霍老爺子的臥房去。

江格慢了一步,目光冷冷掃過還在拚命解釋的曾麗,以及她那兩個還在哭嚎的孩子,淡淡道:“你那點手段伎倆用在彆的豪門或還能行,但這裡是霍家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