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周曼張了張嘴,梗住。

陸盛海麵色難看。

四野千人,一片死寂,每個人臉上表情都震驚的無以複加。

萬宣江就看著黎纖,在等她的回答。

黎纖漂亮的手指抵著攤上的手機殼玩,半晌,把手機殼往盒子裡一扔,對羅鬆道:“交給你了。”

羅鬆點頭:“那你呢?”

黎纖起身,拍了拍手:“收攤。”

萬宣江一愣:“那陸婉......”

黎纖跟冇聽見一樣,拍了拍旁邊石化一樣的寧心怡:“回魂了,搭把手。”

萬宣江看著她忙碌身影,明白了她意思,給何運超一個眼神:“幫忙。”

然後,一眾還冇回神的記者,就看見。

一群身穿製服的人,客客氣氣的幫黎纖收攤。

那個不近人情的萬宣江,也彎腰幫忙。

看他們這麼熱情,黎纖嘖笑,把車鑰匙扔給萬宣江:“給我送回去。”

他堂堂局長哎!

讓他開三輪車?

何運超嘴角抽扯,去抽鑰匙:“萬局,我來吧。”

“我來就行。”萬宣江躲開,把帽子和製服外套脫下來遞給他,人上了三輪車。

熟練的開著走了兩步,停住,腦袋探出來:“晚上一起吃個飯?”

黎纖蹙了下眉:“行。”

“那我把晚會地址發給你。”看她給麵子,萬宣江笑笑,開著三輪車駛遠。

誰他媽見過萬宣江這樣?

不止其他人,連那些小警員都瞠目結舌。

“我們局長不會被調包了吧?”

“......”

所有目光,都詭異又驚駭的看向黎纖。

黎纖嘴裡叼了根棒棒糖,吊兒郎當的離開。

滿身肆意不羈。

似乎剛纔發生的事,很尋常。

秦錚驚愕的問:“小嫂子,你到底啥來頭兒?”

黎纖歪了下頭,笑的邪氣:“你查啊。”

能查出來他還會在這兒嗎?

霍謹川控製輪椅跟上她,溫聲開口:“我送你。

陸盛海周曼來,是怕黎纖連累陸家,想送她去自首。

陸婉來,是想看著黎纖死!

可現在,一家三口,被震的呆若木雞,嘴張張合合,說不出話,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。

——

網上。

“到底是誰他媽說黎纖犯事,逃逸了的?”

“這他媽是逃犯的待遇?”

“臥槽啊!法醫啊!黎纖竟然是特麼法醫?”

“澄清個謠言,搞這麼大陣仗,我今天真是開眼了啊!”

誰他媽能想到這麼個反轉?

那些等著黎纖被抓,判死刑的人,此時一個兩個的,全都說不出話來。

——

晚上,清河居。

三樓,能容納百人的大包廂。

一進門,屋裡,二三十個人就全都起立。

“纖纖。”

“老師!”

“黎小姐好!”

萬宣江,韓康,羅鬆,何運超等都在。

聲音震耳欲聾,後邊跟著的秦錚都嚇一跳:“好傢夥!”

黎纖蹙眉:“怎麼這麼多人?”

“他們都想來見見你,”萬宣江解釋道,起身,把身邊主位椅子拉開讓她坐:“正好,我也把你介紹給他們認識。”

女生細眉如柳,鳳眸如鏡,上挑的眼尾似把刀。

白色短袖,黑色工裝褲,踩著短靴。

漂亮的像畫。

整個人又冷又酷。

氣場強大,拽裡還帶著三分野。

連局長都這麼客氣,小警員們更緊張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