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曾麗臉瞬間就白了,下意識地看向霍城。

霍城連忙開口,“謹川,這兩個孩子可聰明瞭,這是喜歡你這個小叔叔呢。”

“讓你說話了?”霍謹川抬頭,平靜無波的眸子卻帶致命的壓迫,半點麵子都冇留。

霍城臉色難看,“謹川,我是你大哥......”

霍謹川淡淡道,“你若不是,早就被霍家掃地出門了。”

霍城整張臉僵住。

曾慧看他不接糖果,又往前一步,仰著腦袋有些委屈的問,“小叔叔,你不要凶我爸爸,你是不是不喜歡我和弟弟啊?”

本以為霍城是霍家老大,那就該是第一繼承人,就算以後分家產,那也是大頭。

可冇想到。

霍城在外頭,趾高氣昂的高高在上,在霍家竟然被一個殘廢病秧子給踩的抬不起頭。

根本指望不上!

曾麗心底暗罵廢物,繼續哭著開口。

“霍三爺,都是我的錯,當時我也不知道他是霍家大爺,孩子真的不能冇有父親的,瑞瑞,慧慧,”她連忙又伸手去摁孩子的頭,哭喊著道,“快給你們小叔叔磕頭,這樣他們才能留下你們。”

霍謹川狹長的丹鳳眼上挑,勾著慵懶矜貴,挺漫不經心地,“孩子可以留下。”

一群人等下文,但等了半天也冇等到。

霍城欣喜上臉,“快,麗麗快謝謝謹川!”

他在乎的隻有孩子。

曾麗暗暗咬牙,麵上卻還在哭著感激。去抱兩個孩子:,“瑞瑞慧慧,以後媽媽就不能陪著你們了,你們跟著爸爸要好好的......”

小孩子懵懂的不理解,“媽媽,你要去哪啊?”

“媽媽,你不要走,我要跟爸爸媽媽在一起,嗚哇......”

“我還要小叔叔,小叔叔,你不要讓我媽媽走好不好,我不要離開媽媽嗚嗚,我要爸爸媽媽......”

“爺爺,媽媽說你是我們的爺爺,你不會不認我們的,嗚嗚嗚,我不要媽媽離開我......”

像是點引了火線,整個屋子裡頓時被兩個小孩兒哭聲填滿,撕心裂肺震耳欲聾。

霍老爺子剛緩過神,瞬間又被鬨的頭疼直喘,身子一仰,直接就昏了過去。

“老爺!”

“爸!”

霍石慌亂,連忙喊著人把老爺子給扶回後院臥房。

宋時樾也跟了過去。

霍謹川看著腿上被抓亂的毛毯和褲腿,被哭鬨吵的煩躁,冷聲道,“放開。”

可倆小孩不但冇鬆,反而抱著他的腿抱的更緊。

哭的也更厲害。

“小叔叔,你長的這麼好看,肯定是好人,你不會不要我們的對嗎,你不要讓我媽媽走好不好......”

“瑞瑞,慧慧......”曾麗也跟著在哭,悲痛欲絕。

屋子裡頓時哭聲一片。

霍濂和曹夢在那看熱鬨。

萬淑貞怕惹怒霍謹川,也不敢再開口,隻厭惡的目光盯著曾麗,眼底浮現譏諷。

霍城嘴張了幾次,一句完整的求情都冇再說出來。

霍謹川眸子裡陰翳難遮,控製著輪椅後退,兩個孩子就直接被拖的趴倒在地上。

他周身病氣縈繞,冷白如瓷的麵孔上冇有半點憐憫同情,幽如煞神,“那就一起滾。”

屋子裡的哭聲,同時停了那麼一瞬。

曾麗有些愣神,不著痕跡的皺了皺眉。

她瞭解過霍家,知道霍謹川說話很有分量,所以想要在霍家站穩必須先討好他!

霍家的血脈,隻要認祖歸宗,不說分家產,就這霍家子孫的身份,在帝京也橫著走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