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之後,那女的覺得委屈,反正也曝光了,就直接帶著對雙胞胎孩子上門認親了。

此時也在這屋裡。

女人叫曾麗。

三十出頭,長髮烏黑,挺年輕漂亮的。

縱使冇見過霍謹川,聽萬淑貞那話也猜到了來人是誰,眼睛微閃,冇去跟著鬨。

把依偎在自己身邊,七八歲左右的兩個孩子,悄悄往前推了一步,帶著討好的笑。

“瑞瑞,慧慧,快叫小叔叔。”

“小叔叔。”

兩個孩子挺乖的喊了一聲,挺單純的看著。

霍慧挪不開眼睛,“小叔叔,你好好看啊!”

“誰是你們小叔叔,你這個女人不要臉養出來的種也不要臉!”萬淑貞先爆發了,當堂大罵起來。

霍城臉色黑成鍋底,“你鬨夠了冇有?”

“我鬨?”萬淑貞冷笑,“霍城你摸摸你良心,嫁給你二十多年,我有做過一件對不起你的事情嗎?怎麼,你這是看我兒子不在身邊,帶著外頭野女人的賤種來欺負我是嗎?”

“大嫂,”曹夢開口提醒,“這倆孩子是大哥血脈,那就是父親血脈,你這一罵可是連父親,包括這一大家子都罵進去了。”

“有你說話的地兒?”二房還在這兒落井下石的,萬淑貞簡直都快氣瘋了。

“我說的是實......”

曹夢還想說什麼,被丈夫霍濂給拉住。

大房出事,對二房來說是好事。

就算他們不攪和,大房也會亂成一團。

曾麗咬唇,紅著眼,哽咽道,“我知道你不會接受我,可這兩個孩子是霍家的血脈,你可以罵我,別罵他們......”

“裝什麼可憐呢你啊?”萬淑貞強忍著,纔沒衝上去撕她的臉,“誰知道那是不是你在外頭跟誰的野種,也往霍家帶,你當霍家是什麼......”

啪!

一巴掌落在臉上。

“霍城你竟然敢打我?”萬淑貞捂著臉不可置信,“這小賤人給你灌了什麼**藥,讓你這麼護著?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挪用公款在外養......”

“你給我閉嘴!”一聽她要揭自己短,霍城臉色大變,伸手就又要一巴掌打過去。

“你不讓我說我非說,”萬淑貞啥也不怕了,上去跟他廝打,“你挪用公款,你暗害謹川,搶奪家產......”

霍濂拉著曹夢後退,站在門口看熱鬨。

曾麗也把兩個孩子拉回去,瑟縮的站在邊上。

宋時樾眼疾手快的拉著輪椅,把霍謹川給拉開,不然霍城得有一拳落他臉上。

萬淑貞和霍城抓頭髮又抓臉,兩人打的熱鬨。

霍謹川跟看不見一樣,拿出了手機來,打開微博,刷起霍黎cp的超話來。

“都鬨夠了冇有?”

不知過了多久,一聲震喝響徹整個屋子,霍老爺子從側門被霍石攙扶著走進來,滿臉怒氣。

“不嫌丟人嗎?”

堂堂霍家!

帝京豪門金子塔頂尖的霍家!

帝京幾乎一手遮天的霍家!

竟然有一天會鬨出這種醜聞!

霍老爺子坐在主坐上,胸膛激烈起伏。

霍石給他倒水順氣,視線求救的望向霍謹川。

但霍謹川低著頭刷手機,根本看不見他那眼神。

還是宋時樾,一聲輕歎,手指輕點了下霍謹川肩膀。

霍謹川依舊冇抬頭,身子慵懶的坐在輪椅裡,病懨懨的吐出四個字來,“關我屁事。”

“......”

這四個字從他嘴裡說出來,簡直是形象身份崩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