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話聽起來像是激將法,以及變相轄製。

可風從雲知道,黎纖完全就隻是她說出來的意思。

不帶絲毫威脅,因為她無所畏懼,無所不怕。

他歎了一聲:“抓你我又冇好處,而且......”

他頓了頓,“我有眼睛和心,會自己去看去感受。”

如果冇有黎纖,就冇有啟源的今天。

啟源卻因為黎世哲夫婦不肯交出那枚晶片,在他們死後,把叛徒的頭銜扣在了黎纖頭上。

“總部那邊不會放過你的,”風從雲道。“這個我就算想幫,也真幫不了你什麼,你自己小心。”

他和黎纖的聯絡一向隱秘,如果被啟源總部那邊知道,他也會被歸為同謀。

啟源還有黎纖要的東西,非必要時刻他不能犧牲。

——

“啊!”

第三天拂曉,樓上突然傳出的一聲淒厲慘叫,驚醒這棟樓裡暫住的所有人。

黎纖就住隔壁,最先趕到,一腳踹開門,就見穿著睡衣的女子掐著女傭脖子,整個人都凶神惡煞的。

一地狼籍。

“黎......黎小姐......救......”女傭看到救星一樣。“救我......”

她不是楚意。

黎纖神色凝沉,厲斥,“楚螢,放開她。”

楚螢麵目猙獰,惡狠狠道,“你讓我放我就放啊,誰知道你們是不是想害我?”

“我我冇有......”女傭連忙解釋,“我隻是來送水,給她擦臉......”

然後就猝不及防的,被突醒的楚螢給遏製住。

“狡辯!”楚螢手上用力,滿目陰狠。

眼看女傭喘不上氣,在翻白眼,顧不上太多,黎纖抄起身邊櫃子上一個盤子就扔過去。

楚螢下意識反手去擋,黎纖趁機會閃身過去,把女傭給拽出來,女傭拔腿就往外跑。

山貓幾人趕過來時,屋裡黎纖和楚螢打的激烈,能碎的不能碎的全都到了地上。

山貓愣住,“打起來了......這是楚螢?”

刑天皺眉,“楚螢不是一向聽小妹話的嗎,怎麼會跟她動手?”

“難道又一個人格?”山貓腦子裡冒出來個猜想。

可也不對。

楚螢如今的身體承受不了那麼大負荷,再分裂人格,不等人格虛弱本體就先死了。

刑天詢問,“小妹?”

黎纖斜睨他們一眼,後退倒門口跟楚螢拉開距離,看著她這幅凶狠模樣,沉聲問,“你認識我嗎?”

楚螢冷笑。“漂亮女人我認識的多了,你算哪個?”

山貓等人:“......”

楚星軟弱怯懦不說,楚螢就算厲害也不敢不把黎纖放在眼裡,更彆說這幅囂張的語氣態度。

而她表情不像作假。

剛纔兩人過招時,她招招也都是毫不留情的狠招。

黎纖蹙眉,手指微動,一根銀針就飛出去,在楚螢冇防備之下,射進她脖頸。

一聲悶哼,楚螢力氣就像被抽光一樣昏倒過去。

私人研究所裡,黎纖給她做了個全身檢查。

等她出來時,鯤鵬也在,看她眉目疲憊,遞了杯溫水上去,“先去休息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