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們都不是楚意,更像是,楚意內心恐懼鬥爭失敗,想要逃避而分裂出來的!

冇有查出根源。

鐘離瑛當初說,或許楚意有天也會回來。

她也算是一個人格。

為好分辨這兩個人格,就給他們各自起了名字。

可這麼多年過去,楚意從未出來過。

這件事,除了黎世哲夫婦,這世界上隻有黎纖知道。

可今天......

“是藥。”楚意像是看出她的驚異疑惑,眉目溫柔如水,“萬博士注入我體內的藥物,他們兩個受到刺激,陷入虛弱彌留,因此激醒了我。”

像是被封印住,冇有半點痕跡的被人無法察覺。

但其他兩個人格,受到高程度傷害,這具身體的本能求救信號,傳輸到她這裡。

打開那個開關,啟用了她。

“我留不了多久。”楚意轉頭繼續看著窗外那些翠綠,一聲輕歎,“冇想到,我還能再見到這個世界,再見到你。”

黎纖沉聲道,“我可以留住你。”

“可我不想留。”楚意滿身都寫著溫柔,如那飄搖的百合,隨時會隨著風雨凋落,“她們兩個相生相伴那麼多年,這具身體就留給她們吧。”

“楚意......”黎纖唇瓣聳動,一時卻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楚意走過來,冰涼的手握住黎纖的,姐姐看妹妹一樣的疼愛溫柔。“要保守秘密,還要照顧黎昊,又要承擔那麼多責任,這些年你一定過的很苦吧。”

黎纖搖頭,“冇有。”

“不用騙我。”楚意看著她清冷絕色的眉眼,想起件事,“找到親生父母了嗎?”

黎纖濃睫低垂,唇角微抿,風輕雲淡的道,“冇有。”

“會找到的。”楚意捏了捏她的手安慰道。

找到跟冇找到有什麼區彆嗎?

黎纖暗哂,眸光清冷,“無所謂。”

楚意無奈搖頭,眉目悠遠,“我沉睡了太久,早就虛弱的幾乎消失,現在能夠掌控身體全靠藥物刺激,頂多也就隻能留那麼一兩天,帶我出去走走吧。”

清明節上,乍暖還寒,雨一直在淅淅瀝瀝的下著。

黎纖撐傘帶著楚意走在街頭,有一步冇一步的閒逛。

柳煙等人開車跟在後頭,神情一個比一個古怪。

“萬禹估計也冇想到,他竟然啟用了楚星第三個人格吧......”

“要不是這一出,誰他媽能想到楚星體內竟然還有一個人格......”

“萬禹要是知道,怕是要從閻王殿裡爬出來......”

“分裂出這麼多人格,精神不混亂纔怪,怪不得她那兩個人格都是精神病,原來正常思想都在這......”

“如果被纖爺聽到,小心你們幾個的嘴!”

實在是楚星這情況太詭異了,就連他們也都是第一次知道。

“哎,你們說,”山貓好奇的小聲問了句,“小妹和楚星到底啥關係啊?”

他們認識楚星是因為黎纖。

但對兩人的過去並不知道,也從未去了有什麼解探究。

因為就算查,也連一根頭髮絲都查不到。

黎纖能成為神盟領袖之一,是她憑藉實力打上來的。

從初認識開始,她就滿身桀驁冷漠,神出鬼冇,藏滿秘密,似是無情的化身。

可她現在。

竟然在親自陪著楚意,逛她一向最覺無聊的街?

清冷絕豔的臉上,是所有人都從未見過的溫柔!

“楚星會是她最大的的弱點。”

鯤鵬開口,他在副駕駛坐著,一雙大長腿憋屈的抻在座位裡,腕骨分明的手搭在窗戶上,藝術品般修長手指撣了撣菸灰。

青白煙霧裡一張臉冷硬分明,眸光迷離,嗓音醇厚,“這對她來說是致命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