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太史家的後人,太史硯?

早有聽聞,第七州州主年紀不大。

但從未在眾人視線裡出現過,前幾次九州盟開會,有時候都是鯤鵬代為出席。

今日一見,不想竟然真的是個孩子!

還是太史家的!

道上傳。

第七洲被神盟控製,挾天子以令諸侯。

今日看來,似乎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內情。

霍謹川眸光輕閃,視線從屋子裡這群人身上掃過,眼底深處閃過一絲趣味。

柳煙擰眉,“你不都說了有你們壓著,他再怎樣也還是個小孩兒,你不能拔苗助長啊!”

“我十四歲的時候已經是神盟盟主,刑天十四歲時為活下去在角鬥場拚死鬥獸......”鯤鵬一一念著,看著柳煙的眼神陰冷,“這第七州理事會是太史家的,不是神盟!”

“鯤鵬!你......”

“你們不要吵了!”

柳煙被弄的生起怒火,正想開口罵人,被太史硯大聲吼斷。

他袖子抹了把眼淚,壓抑著委屈,向鯤鵬鞠了一躬,“是我錯了,我不該出來,我現在就回去自己領罰,不讓......”

“行了!”黎纖不耐煩,清眸掃過鯤鵬,淡淡道:“今天放假。”

太史硯怔愣抬頭,淚花掛在睫毛上處處可憐的,欣喜剛冒出來,卻又壓下去。

期待又害怕的看向鯤鵬。

鯤鵬擰眉,半晌,帶著些無奈的輕歎一聲,朝他點了下頭。

驚喜來的太突然,太史硯瞬間破涕為笑,激動不行,“謝謝黎纖姐姐,謝謝老師。”

她爭論半晌,幾乎要被鯤鵬那眼神刺穿。

黎纖幾個字就讓他點頭?

這也太特麼雙標了吧?

“雙標狗!”柳煙咬牙低罵一聲,輕給了太史硯後腦勺一巴掌,“我呢?”

太史硯摸著頭,“也謝謝柳煙姐姐。”

這神盟和第七州還真有意思。

不過更有意思的,還得是他的未婚妻。

雙手環胸靠在牆邊的霍謹川,深邃如淵的眸落在黎纖身上,探究流轉。

——

傍晚飯點,一行人在餐桌周圍落座。

黎纖剛拿起筷子,就有人來報,楚星醒了。

少女麵色蒼白如紙,一襲素紗白裙,身姿羸弱,站在視窗處有些搖搖欲墜。

聽見腳步聲,側眸回頭,看見來人後,明眸微動,溫聲開口,“纖纖,好久不見。”

楚星張口閉口就是太子殿下,根本不會叫她纖纖,更彆說這樣說話。

楚螢更不會。

黎纖微愣,情緒驚起波動,“你是楚意。”

是!

冇錯!

楚星並不是隻有兩個人格,而是三個!

而楚意,就是那第三個。

更準確來說,楚意纔是這具身體本來的主人格。

隻是小時候一些遭遇,楚意幾次生出死意,實驗之下,被其他人格占據身體!

一個懦弱膽怯至極!

一個不怕天不怕地的破壞力極強!

也因實驗,人格精神都不正常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