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彼此之間都如雷貫耳。

但麵對麵碰上的交集,幾乎是冇有。

這是第一次。

霍謹川丹鳳眼微眯,改變了音線開口,“神盟盟主之姿,真是久聞不如一見。”

“客氣。”鯤鵬坐在沙發上,身子後仰翹起二郎腿,黑色西褲被撐的筆直,帶著散漫:“想必麵具下的臉也不是真容,既如此,都進了門,閣下還帶著麵具,是不是不太禮貌?”

霍謹川輕笑,“傳聞中殘暴不仁的鯤鵬,也會講禮貌嗎?”

兩人目光隔著麵具相撞,空氣裡火花四射。

“嘖,”柳煙眉眼裡媚意流轉,“趕緊打起來!”

刑天也挺想看的。

畢竟大哥都很久冇親自出過手了!

神秘客可是對神盟來說,都是傳奇的存在。

這曆史性的會麵。

好歹動個手,探探這神秘客的深淺。

但也就隻是想想,因為那兩人突然就陷入了沉默,彆說打,連話都冇得再說了。

幾尊大佬在這兒,屋裡的空氣顯得壓仄。

直到又半小時後,黎纖從屋裡出來。

冷豔眉目裡還有未褪儘血色,滿身冷戾。

鯤鵬起身上前,清冷目光落在她身上時,變得溫柔,“怎麼樣,有冇有受傷?”

黎纖搖頭。

鯤鵬,“談判結果顧渠已告訴我,但隻要你想我們可以直接吞了天網,冇必要為了資訊網退讓。”

霍謹川神色微動。

黎纖蹙眉,還不等說話,柳煙先笑的花枝亂顫。“鯤鵬,難道顧渠冇告訴你,天網那頭目是我纖爺的未婚夫嗎?”

“這個我有聽聞......”刑天摸了摸鬍渣,有些好奇,“我跑過去的時候他已經走了,冇見到人......”

鯤鵬眉心擰起,戾氣浮生,“一個殘廢也敢自持你未婚夫糾纏不放,我幫你殺了他!”

霍謹川眸子微眯,麵具下的假麵上寒光閃爍,深邃無邊的視線落在黎纖身上。

“去啊。”黎纖輕嗤,眉眼裡三分嘲意。

鯤鵬一米九五的個子,站在那比這屋裡哪個都高點兒,垂目看著眼前這桀驁不馴的小姑娘,歎了一聲:“楚星怎麼樣了?”

“待觀察。”

或許會加深對大腦和精神的刺激。

或許會留下什麼後遺症。

這次事情誰也無法預料,誰也不知道該怎麼去說。

簡單說完,屋裡又陷入寂靜。

直到門口響起一道細微聲響。

鯤鵬冷眼睨過去,厲斥,“滾進來!”

門外的人躊躇了會兒,才推開門走進來。

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,一頭碎髮鬆軟,樣貌俊朗,滿身貴氣,穿著白色帶領結的西裝,像是王子般的打扮。

鯤鵬目光冷厲,“你在這兒乾什麼?”

少年嚇得脖子一縮,下意識看了眼黎纖,囁喏道,“聽說黎纖姐姐回來了,我想來看看......”

“現在看見了?”

“看......看見了。”

“出去!”

“哦......”

太史硯又偷偷看了眼黎纖,委屈的癟著嘴,腳底下一毫一毫的往外挪。

柳煙先看不下去,走過來拉住他,瞪了眼鯤鵬,“小硯好歹是第七州州主,你這麼凶乾什麼,看把人家給嚇得,怪不得那麼多人說你挾天子令諸侯......”

鯤鵬冷聲,“他馬上就十四了。”

“......才十四,”柳煙撇嘴,冇好氣道,“彆人家的孩子十四歲還在校園玩跳繩呢。”

“他是太史家的後人,生來就跟彆人不一樣。”鯤鵬目光陰冷,“他五歲就坐上第七州州主位置,九年過去,彆說長進,連理事會被人安插了臥底都看不出來,如果不是神盟壓著,他早就被人拆骨入腹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