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閉嘴吧你!”

話冇說完,柳煙的巴掌就甩到她臉上,力氣用了八成,直接打掉她兩顆牙。

黎纖眼底血色迷離,攜帶瘋狂,似地獄爬出來的,“那你們,就陪著這第七科研所,一起去見閻王吧~”

等其他人都先撤出去,走在最後的她砸出酒精瓶,手中燃著綠焰的打火機向身後一拋。

轟隆——

酒精被點燃,火光炸起,瞬間吞噬半個實驗室,朝著被綁著的萬博士父女等人蔓延。

實驗室裡全是易燃易爆物品,轟隆聲震耳欲聾。

萬坷驚恐失色,嘶吼咆哮起來,“黎纖!你個魔鬼!你個瘋子,神經病......”

“黎纖,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,黎纖你個賤啊......”

任由身後火光滔天,任由身後嘶吼咆哮,黎纖頭也冇回一下,乘坐電梯離開科研所。

四月初上,春夏交接之際。

天氣驟然回寒,雨下的毫無預兆。

眾人出來時,外邊正下瓢潑大雨,被風吹的零落凍人。

前來支援的軍隊,正和山貓帶來的人兩相對峙。

第七洲洲主,被神盟控製著。

山貓代表神盟,他們根本不敢輕舉妄動。

見到黎纖平安無事的出來,山貓才鬆了口氣,幾步小跑迎上來,“怎麼樣?”

黎纖眼梢紅色未褪,語氣平靜的宣佈著,“第七科研所可以不存在了。”

山貓瞬間就明白她的意思,“接下來交給我。”

雨下的大,黎纖衣服破損,正準備走肩上突然一沉,多了件純黑色的鬥篷。

男人嗓音低沉,“冷。”

山貓剛纔就注意到了他,此時見他對黎纖如此熟絡,不由疑惑,“他是誰?”

“神秘客。”柳煙道。

“......臥槽?!”山貓倏然睜大眼睛,震驚不行,“活的神秘客?傳奇啊!”

“......”

“我說,”柳菸嘴角輕扯,“你好歹神盟第四把交椅,彆這麼一副冇見過世麵的樣子好嘛?”

“這可是神秘客啊!”

不是山貓冇見過世麵,實在是那神秘客太過於神秘了!

神盟幾大駭客高手,一個查到他資料的都冇有。

今天,竟然就站在他們麵前,他能不驚訝嗎?

“哎,”他輕踢柳煙小腿,“他跟我小妹啥關係?”

柳煙:“......我知道個屁啊?”

她連黎纖啥時候認識的神秘客都不知道好不啦!

——

都城院八號,如同城堡,占地廣闊,宏偉壯觀,守衛森嚴,是第七州州主所住地方。

臥室裡,黎纖在給楚星診治。

裝修簡奢的客廳裡,刑天等一群人都在。

吱呀——

寂靜等待中,門突然被從外頭推開。

一個男人走進來。

挺拔身姿上,穿著套黑色西裝,短到頭皮的黑髮冷硬如刺,容貌俊美,線條錚冷。

左耳帶著個兩個黑鑽耳釘,強橫的氣場看著就不好惹。

加上身後跟的倆小弟,像是黑社會大哥似地。

刑天立馬站起來,神色緊張,“大哥。”

鯤鵬頷首,視線掃過屋子裡一群人,落在那帶著麵具的人身上,狹長的眼睛帶著威懾,“神秘客,久聞閣下大名。”

神盟,鯤鵬,神秘客......

這些人和名諱,都在九州道上威名遠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