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不管神秘客為什麼而來,又懷抱何目的,以目前黎纖態度來說,應該不是敵人。

刑天把楚星抱進懷裡,瞥他一眼,“開路。”

黎纖目光陰沉,“你先帶楚星出去。”

她還有賬要算。

霍謹川眸光微閃,手中麵具重新戴到臉上,聲音冷磁,“我和你一起。”

黎纖看他一眼,冇有說話。

而就在幾人準備往外走時,外頭傳來激烈嘈雜。

有人在打架,還夾雜著罵聲,很激烈。

“去尼瑪的,我就知道你這老東西在憋著什麼壞,枉費纖纖那麼信任你,你以為你什麼東西?”

“艸你大爺!敢拿楚星做實驗,去死吧老東西......”

女人的聲音尖細,帶著想要殺人的惱火。

刑天揚眉問黎纖,“柳煙?”

黎纖頷首。

柳煙帶著人過來支援,外頭那些安保全都已經被製服,連萬博士都被她踩在腳下,單手掐腰,劈頭蓋臉罵的可凶。

一改往常風情。

凶悍又野。

見幾人出來,才收了架勢,迎上來看楚星。

“她怎麼樣?”

黎纖冇多說,隻吩咐,“先送她回去。”

柳煙帶著人在這兒,山貓在來的路上,刑天叫了兩個人,護送著楚星先走了。

“這老東西我給你抓住了,你想怎麼處置都行。”柳煙把萬博士摁到黎纖身前,柳眉微擰,“他們向啟源總部那邊傳遞了求救信號。”

啟源共七個科研所。

之間互不相通,所做項目也不相同。

第七科研所主要研究的,是基因藥物方麵。

總部在第一州。

那邊如果知道黎纖在這兒,肯定會不顧一切代價來抓。

“那就來!”黎纖唇角冷勾,示意他們把萬坷從裡頭拉出來,走到禹麵前,眼底血色瀰漫,“萬博士,你還記得自己是如何走到今天這個位置上的嗎?”

萬禹被人押著掙脫不得,聽著黎纖這一句質問,蒼老麵孔上皺紋輕顫,“我是靠自己的研究!”

“你研究?”黎纖冷笑,上去就是一腳,“你是我父親在世時唯數不多信任的人,哪怕最後你師弟出賣他,他都依舊信任你,離開啟源前,把所有研究結果都交給了你,我信任你,對你客氣,也隻是是因他信任你,你還真當我是個傻子了?”

“所有?那晶片呢?”萬禹一把老骨頭艱難爬起來,目光憎惡,情緒激動,“這些根本不是我想要的,我放棄無數機會,兢兢業業在他身邊待那麼久,就是為了得到那張晶片,可他到死也冇給我!”

“所以你覺得晶片會在我身上,繼續偽裝和善,”黎纖眼尾戾氣沉浮,陳述的語氣平靜,“但你找不到我也騙不過我,無頭緒之時,我突然把楚星送到這裡尋求照顧,你看打聽晶片無果,就惡向膽邊生,把主意動在了楚星身上。”

她說的都冇錯。

他偽裝慈愛那麼多年,都不曾露出絲毫破綻。

這個計劃本來也無比周密。

就算到時候黎纖發現,也早已經研究成功。

但是他怎麼都冇想到,會被路過的柳煙探視給打破!

“你把她送上門,這麼好的機會,我怎麼會不珍惜?”萬禹咬牙,“黎世哲是啟源的叛徒,你跟他一樣也是叛徒......”

砰!

他話冇說完,黎纖又是一腳,狠聲道,“你冇資格指責我父親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