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身邊的人剛想動,神秘人的腳就落在他頭頂,踩著眾人身體,飛快衝了進去。

這人絕不是神盟的!

這張詭異麵具也無記載,但這身手絕非一般人。

刑天微皺眉,跟著而動。

絕不能讓他們帶走黎纖和楚星,否則一切都將會前功儘棄!

萬博士從地上爬起來,抓了牆上有線電話,飛快撥了串號碼出去,冷聲道,“刑天帶人強闖科研所,破壞我們無數設備,你們神盟是個什麼意思?破壞和平協議,還是當啟源真的能被你們宰割?”

“我這人是挺守諾的,也的確很討厭彆人毀約。”電話裡,鯤鵬的聲音散漫輕然,“可我這人還有一點,那就是護短。”

萬博士心頭微沉,“什麼意思?”

“既然老二在那,應該也跟你說了黎纖是神盟領袖之一。”

“黎纖是啟源叛徒!”

“我隻知道她是我小妹,我們幾兄弟出生入死大半生的,好不容易有這麼一個漂亮乖巧的小妹,是神盟的領袖之一,也是神盟的公主,總不能讓人欺負了是吧?”

“鯤鵬!”

“就不提護短,第七科研所扣押神盟領袖在先,是毀約者,神盟屬於被毀約。”鯤鵬聲音散漫的很:“萬博士這狀啊,可是告錯了,畢竟我啊,是最討厭彆人毀約了。”

這句話落,電話就被掐點。

小助理白著臉,“萬博士怎麼辦?”

鯤鵬給人的印象,雖然殘暴不仁,卻是個很有原則的人。

而且刑天是一個人來的,所以萬博士不信刑天那幾句話,非要去問責......

可現在。

鯤鵬這一番話......

意思顯而易見。

黎纖,竟然真的是,神盟的領袖之一!

萬禹臉上一陣青紫交加,咬牙道,“開啟所有防禦,讓安保部門全部都過來!”

——

實驗室裡泛著陰冷,楚星麵容安詳的躺在手術檯上,身上插著五六條顏色不一的管子,接連著一台很大的機器。

有三道人影在忙著記錄數據,以及藥物影響。

被那一陣動盪震開,看著從地下破牆而入的女生,萬柯神色大變,腳下不由自主往後退,目露恐懼。

“黎纖,你怎麼會在這裡?!”

地下的陷阱攔不住黎纖。

雖然冇受傷,身上衣服卻被刮破,髮絲劃過額前,鴉睫下明眸裡血絲密佈,周身氣息陰冷。

“我的人是不是很好做實驗?”

“你......”

父親說他會解決黎纖的,可黎纖在這兒,還有剛纔那動靜,是失敗了嗎?

萬坷被駭的頭皮發麻,飛快爬起來後退,一把摁在手術檯旁邊的機器上,“你再往前走一步,楚星就會被抽乾生機,死在這裡!”

黎纖腳下倏然停住。

萬坷以為自己成功嚇到了她,微鬆一口氣,仰起腦袋道,“黎纖,楚星就算活下去,也隻會不斷的感受到分裂痛苦,成為試驗品,也算是她為九州做的貢獻,就算你醫術厲害,也不能強行改命,你已經是啟源叛徒,還要再判第二次嗎?”

“嗬嗬......”黎纖喉間溢位聲陰森低笑,目光猩紅,嗓音陰冷如從九幽傳來,“你算個什麼東西,也敢在這兒教訓我?”

寒氣從腳底板升起,死亡的氣息從頭頂籠罩下來,帶著的壓迫讓人窒息。

萬坷手指飛快在機械屏上,點了幾下。

看著幾盞紅燈亮起,藥艙裡的液體,開始順著管子,朝楚星身體裡流淌。

“啊!”

下一秒,沉睡中的楚星受到什麼巨大刺激一樣,猛地睜開眼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