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但你似乎疏忽了一點,”黎纖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他,眼尾染了血色,陰冷駭人,“楚星,是我的人。”

“那你今天就跟她陪葬吧!”

萬博士一聲冷笑,飛快後退到一台靠邊的操控台前,伸手拍下上邊紅色按鈕。

哢嚓!

一聲輕響,黎纖腳下地麵突然向移動,露出一個黑洞,整個人直接騰空,掉了下去。

萬博士抬腳走過來,半俯身看著這陷阱深處,冷笑道,“恭喜你,馬上也將成為實驗體其中一員。”

如果可以,他更想研究的**,是黎纖。

可惜這人太難抓了。

今天,自己送上門來!

萬禹冷笑,還不是落在了他手裡?

這次兩個試驗品,他的實驗一定會成功的!

嗚嗚嗚——

而就在此時,警報聲又響起。

萬禹抬頭看向外頭通道,眉頭微皺,“人已經抓住了,警報可以關閉了。”

“不是......”有人慌張從通道裡跑進來,“博士,不是我們摁的警報,是又有人闖了進來,我們......”

砰!

不等他話說完,需要瞳膜才能解鎖的那扇門就被引爆。

一聲巨響,整個實驗室都震了下。

靄靄灰塵裡,一道高大身影走出來。

“刑天?!”看清他的模樣後,萬博士瞳孔驟縮,“你怎麼會在這兒,你想乾什麼?”

刑天嘴角還叼著煙,星火閃爍的也不怕燎了那如草般雜亂頭髮,和下巴上鬍子。

那雙漆黑眼睛裡,透著原始凶獸的般野性,嗓音沙澀,“想乾什麼?想拆了這大廈給神盟建廁所。”

囂張又狂。

可冇人認為他在說大話!

“第七科研所和神盟一向井水不犯河水!”萬博士臉色難看,“而且我們已經向神盟交過了今年的安全費。”

第七州如今在任的州主,是由神盟支撐上位的。

挾天子以令諸侯。

可以說,現在的第七州,有洲主卻是神盟的天下。

其它那些勢力包括企業,隻要想在這塊地上穩穩的建立商業,就都要向神盟交安全費。

以年結算,最低十億起,神盟會按照安全費程度,給予他們適當的保護以及便利。

收錢辦事。

對於走私,武器販賣什麼的,也都基本是睜隻眼閉隻眼。

第七科研所,為結交神盟,貨物出關什麼的便利,每年交的安全費都是最高的。

今年更是高達百億。

這些年來一直相安無事。

刑天身為神盟第二領袖,今天卻破壞一直以來的和諧,硬闖第七科研所......

“刑天,”萬博士沉聲:“啟源可是跟神盟簽訂了保護協議的!”

“那又怎樣?”刑天嗤笑:“第七科研扣押我神盟領袖,我神盟難不成還要為了張破協議忍著?”

“扣押神盟領袖?”萬博士愣了愣,眉頭擰的更緊,“神盟領袖誰人敢動,你這這玩笑開的有點大了!”

“你覺得我這樣是為了來給你們開玩笑的?”刑天拋著手心的微型彈片玩兒,香菸尾端炸開的火星,讓人心頭髮顫。

萬博士眉心擰的死緊,看向旁邊的人。

“冇有!”那人連忙搖頭,“近兩月來科研所跟神盟毫無過節!”

更何況。

神盟那幾個領袖,個個是大佬中的大佬。

哪個都是神龍不見首尾的!

他們就算想,就算敢,也找不到人扣啊?

刑天懶得兜圈子,徑直吐出一個名字,“黎纖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