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何況這麼些年。

黎纖被諾亞工業當做叛徒。

啟源其他研究所,也都把她列為危險人物。

隻有第六科研所,因為他的緣故,還在私下存在關係,進行著藥物研究。

至於研究什麼新能源,全不過是表麵遮掩的。

風從雲說,“他們含糊不清,什麼證據都又拿不出來,我覺得不對勁所以來問一下你......”

黎纖抬頭看向窗外的啟源第七科研所,眼底沉了一度,神色冷然,“不是。”

黎纖被認為是啟源叛徒,如此情況之下,還敢以黎纖名義在啟源各大科研所調度藥品的,隻有一個人。

那就是萬博士。

風從雲皺眉,“可他跟你不是......那這藥?”

黎纖掀開眼瞼,嗓音清冷,“把去調藥的人全部扣押。”

風從雲微怔,隨即想到什麼似地詢問,“你是懷疑萬博士......”

“你照辦就行。”

掛掉電話,黎纖伸出跟纖細凝白的手指戳高帽簷,略微仰頭,看著第七科研巍峨高聳的所銀白色大廈,眼底寒霜漸布。

“怎麼?拆了它?”一道聲音突然從車背麵傳來,澀的像在喉嚨裡塞了把沙子。

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。

半長頭髮,不嫌紮的堆在脖子裡,身上穿的真皮外套都掉了漆麵。

鬍子拉碴的,指間夾著支菸霧繚繞的煙,整個人看起來邋裡邋遢的很不修邊幅。

黎纖偏頭看他一眼,冇說話,手指從口袋裡夾出張白色IC卡,刷了智慧門禁走進大廈。

電梯向下,負三層停止。

“什麼人?”

“你是誰?”

實驗室裡有人發現她,看著那張明豔的陌生麵孔,神色一凜立馬豎起防備。

黎纖冷眸掃過整個大廳,“萬博士在哪?”

“你是什麼人?怎麼進來的?”離她最近一穿白大褂的男人皺眉,“找萬博士做什麼?”

女生上前一步,鳳眸上挑,氣場強橫,語氣囂張,“你們隻管說他在哪兒。”

負三層實驗室,有四五道門,全是瞳膜和指紋智慧鎖。

這個女人絕對不是他們工作室的人,那更不可能有指紋錄入,卻能夠進來......

那就是偷錄!

男人目光冷沉,“連研究所你也敢闖,真是嫌死的慢!”

黎纖唇角微勾,“我倒想看看你們怎麼讓我死。”

還真是目中無人。

男人轉頭看向其他人,“開啟警報叫安保。”

“都給我住手!”而就在有人準備動時,渾厚嗓音從裡頭傳來,萬博士從拐角通道出來,掃過黎纖的目光微微一閃,語氣不怒自威,“這是我的客人。”

此話一出,其他人立馬什麼疑惑都冇了,回到自己位置上,繼續做手頭實驗。

像根本冇看見黎纖,像剛纔差點打起來那幕,完全冇有發生過一樣。

足以可見,他在這裡的地位。

小休息室。

萬博士微皺眉,“來怎麼不提前說?”

黎纖翹著二郎腿,單手支腮,笑的漫不經心,“提前講,怎麼能看到你驚慌失措的表情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