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而且,她當時撞到的人隻有神秘客和陸修文那傻逼。

“天網有套特殊係統,本來是用來找神音用的,你那天用幽狼賬號登陸黑船上防備係統,連了網。”霍謹川像是會讀心術一樣,應時解釋著。

黎纖:“......”

馬甲被扒到這一步,也冇什麼好否認的。

她一把扯下幾乎遮住整張臉的口罩,目光陰冷,恢複聲音,“所以你早就知道了。”

“是。”見她承認,霍謹川回答的毫不猶豫,鬱氣眉宇裡多了幾分溫度,解釋著。“我並冇有想耍你,隻是找不到合適機會。”

“所以,”黎纖腦子裡瞬間千迴百轉,“不久前,你是故意當著我麵說天網一事的。”

“是。”霍謹川承認的很痛快。

黎纖:“......”

對方都把天網巨頭的身份當麵交代了,她卻還不知自己早就已經掉了馬?

艸!

她竟然會出這種,大到離譜的錯誤?!

“不用多想,隻有我知道。”霍謹川又開口,嗓音磁沉,“現在可以繼續談判了嗎?”

黎纖:“......”

我談你媽!

江格在門外守著,做著隨時衝進過的準備。

就在他憂慮之時,門被從裡頭打開。

一名女生從裡頭走出來。

那張麵孔漂亮至極,鳳眸清冷迫人,明豔傾城,戾氣環繞,周身氣息冷冽如刃。

江格愣住:“......黎小姐?”

黎纖睨他一眼,甩手重重把門給關上。

“砰”的一聲。

要是玻璃門,肯定都已經碎了。

嚇得江格幾人一個激靈,然後眼睜睜的目送她,踩著六親不認的步子走進電梯。

黎纖怎麼會在這裡?

還從屋裡頭出來?

這屋裡不就隻有謹爺和神盟那個幽......

等等!

黎纖不會就是幽狼吧??!

艸!

不會吧?!

好半晌。

江格纔回神,猛地推開門,看著屋裡隻剩下的霍謹川,帶著不可置信的震驚艱難開口,“謹爺,黎小姐她不會真是......”

霍謹川挑眉,“是。”

“......”

他們爺這態度......

所以,謹爺是早就知道了?

所以,那天晚上,他看到是幽狼在攻擊時,最後收手,任由讓對方去......

所以,才點名跟神盟幽狼和談......

所以......

江格神色呆滯,第一次有些傻眼。

——

“噗哈哈哈哈哈......”

“信不信把你嘴縫上?”

“我不是,我實在是,第一次見到你吃癟......”

來到樓上屋裡,踹開門,山貓就笑地抱著肚子在沙發上打滾,他也不怕黎纖威脅,抿著眼角笑出來的生理眼淚。

“我現在知道你為啥一開始不跟他談,也不為錢所動了,原來他竟然就是你那個未婚夫,不是,小妹,你竟然也有掉馬而不自知的一天,哈哈哈哈哈......”

不是他不厚道。

實在是他忍不住。

畢竟,黎纖從小就是個變態,各種方麵意義上的。

神盟鎮盟寶貝,漂亮的代號不要,放著小公主不當,非得去當條狼。

還是最凶狠那種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