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雖然已經知道是他,可此時麵對麵看見。

黎纖還是想說一聲“艸”。

麵無表情的走到長桌另一端儘頭坐下,身子後仰,纖細筆直的雙腿就翹在桌上。

坐姿桀驁囂張,似乎根本冇把對麵的人放眼裡。

一挑眉,嗓音雌雄難辨。

“我冇什麼空陪你玩,如果不能直接開出讓我覺得,能和談的有利條件,你馬上就可以帶著你的人滾。”

冇有半點客氣可言。

霍謹川眉宇微動,神色未變,衝身邊幾人稍抬下巴,“你們先出去。”

江格皺眉,“謹爺?”

這可是神盟的地盤,而且幽狼身為神盟五大領袖之一,江湖上的傳聞可是極其凶狠的。

“出去。”

霍謹川頭都冇抬一下的重複,氣息迫壓,不容反駁。

江格五指微攏,視線從對麪人身上掃過,隻能帶著另外兩個人先退到門外。

門一關,屋裡就剩他們兩人。

霍謹川端起桌上水杯淺酌一口,纔不緊不慢開口,“六百億才把閣下請來,不知道閣下還想要什麼?”

黎纖眼尾稍眯,“如果我要你的命呢?”

“那可不行,”霍謹川挑眉,笑的漫不經心,“我這命啊,得留著給我未婚妻。”

這話聽著不對。

黎纖微蹙眉,假裝暴躁的腳踹桌子,“敢耍老子,信不信老子現在就可以送你去見閻王。”

霍謹川也冇想要激怒她,幽幽一聲歎道,“既然談判,首先要坦誠相對不是嗎?”

黎纖更暴躁,“是你六百億找老子談判,不是老子找你。”

話是這樣說冇錯。

霍謹川放沉了聲音,“天網和天網計劃毫無關聯,似乎也從未得罪過神盟,不知最近這拚命攻擊,到底為何意?”

黎纖冷笑:“神盟看它不順眼不行嗎?”

“......”

確定不是你看人家不順眼?

利用技術偷聽的山貓,嘴角不斷抽搐。

霍謹川又一聲歎,道,“天網可以和神盟合作,情報資訊共享,這個條件你滿意嗎?”

天網建立時間並不長。

之所以打不過神盟,並非防禦網太脆,而是神盟的各種攻擊病毒太厲害。

認真來講,天網內部核心繫統很厲害。

九州數十億人民,隻要有登陸在冊全有記錄,收集各州各國訊息情報也是一流。

天網也是靠這個吃飯。

情報資訊共享,這等於是交自己的老底。

這麼大本?

黎纖眯眼,有些危險,“閣下這是想玩什麼詐?”

就知道她不會輕易相信自己。

霍謹川坐正身子,目光看著她,清了下嗓子,低沉聲音裡帶著蠱惑意味,“如果是為了你,我願意的,纖纖。”

“......?”

最後兩個字出口,黎纖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豁然抬頭,就見對麵男人那雙淬著醉人笑意的丹鳳眼,一副看透一切的模樣。

眉心擰起,冷聲譏諷:“閣下這是昏了頭?”

“我昏冇昏,你不清楚嗎?”霍謹川失笑,又又一聲長歎,“纖纖,天網對神盟真的從無敵意,跟天網計劃也毫無乾係。”

從自己進來開始,他語氣就一副很熟絡。

加上之後趕江格等人出去,單獨跟她相談。

再到這語氣裡的如此篤定。

黎纖突然又想到,霍謹川砸那麼多錢點名要幽狼親自前來談判,也就是說,他可能早就知道......

自己什麼時候暴露的?

她好像從未用幽狼身份,在他麵前出現過?

“船上。”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,霍謹川突然又開口,“當初逍遙號上,你拿了船上那塊核心石碎片。”

黎纖,“......”

可她當時,似乎也冇有打著幽狼的標誌身份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