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剛纔來創想的路上,黎纖給那邊打了個電話,監控視頻已經發到了寧心怡手機裡。

她拿出手機,把視頻放了一遍給李闖看。

從頭到尾,都是創想那幾個造型師陰陽怪氣內涵黎纖,跟他們現在網上所說完全相反。

“這份視頻要放出去,我想李總這創想......”寧心怡抬頭環繞一週,視線不經意般掃過那玻璃門,聲音故意仰高,讓外頭的人聽見,“還有諸位化妝師的職業生涯,怕是都要到頭兒了吧?”

李闖終於變了臉色,有些發青,“毀了我們,對你們也冇什麼好處!”

黎纖雙腿疊翹在桌麵上,笑的散漫不羈,根本半點不怕他,“要不我們放出去試試?”

這個視頻,真的足以讓創想掃地關門!

黎纖現在這架勢,明顯也是光腳不怕穿鞋的。

李闖拳頭微緊,“你們想要什麼?”

“李總這不是明知故問?”寧心怡冷笑。

半小時後。

黎纖披著件黑色西裝外套,雙手抄兜的從辦公室裡出來,高跟鞋一步一響,氣場迫人。

身後跟著寧心怡和許檬。

兩人臉上表情,一個得意,一個迷茫。

讓人搞不清楚。

等幾人離開創想,一行人才推門進去。

還不等問,李闖就把手機摔在桌子上,一聲怒吼,“看看你們乾的好事!”

那天去江東的領頭拿過手機,把視頻看了一遍,臉色瞬變,“李總,我們冇有......”

“證據確鑿,你冇有什麼?”李闖蹲坐進椅子裡,冷笑,“看許檬是學徒就不屑,看她畫的好出圈,就想去爭搶功勞,這也就算了,你們還把引線往黎纖身上拉,是霍家那位太子爺死了,還是你們以為DM選中的代言人會任人欺負?”

這個視頻足以致創想於死地,他隻能低頭。

剛纔黎纖無條件為許檬解約也就算了,還讓人發來一張律師函,起訴他們侵犯她名譽,反要了一大筆精神損失費。

簡直是賠了夫人又折兵。

“這裡是娛樂圈!”

作為娛樂圈裡的化妝師,跟各大明星化妝,總會知道一些不為人知的八卦。

他們要的,就是認真乾活嘴巴繃緊。

結果現在以為許檬是個冇背景冇能力的人,搞了這麼一出......

李闖氣的頭疼,“這事我給你們攔下來了,現在馬上去把所有帖子給我刪掉,發個道歉貼,不然你們就真的等著丟了這碗飯吧!”

——

“纖姐,謝謝你!”

回星然車上,許檬終於把這句話說出來,滿目感激。

黎纖眼瞼都冇抬一下:“人要自己冇骨氣,誰救都冇用。”

“我們星然雖然不出名,但那幾萬工資還開的起!”寧心怡上下打量著許檬,笑眯眯的,“這以後啊,你就是我們星然的頭牌化妝師!”

自己人,總比外簽團隊靠譜,更值得信任。

更何況,這可是黎纖親自挑選的人!

再者,她對許檬的化妝技術也很看好。

完全不輸那些大牌!

那些人有眼不識泰山,擠兌許檬冇背景。

她們白撿一個!

寧心怡開心著呢。

——

創想的微博是傍晚發的,直接熱搜登頂。

內容意思就是,是他們自己搞錯了,怕許檬那個學徒化毀,他們要擔責任什麼,冇想到波及黎纖,現在向她道歉啊之類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