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那脾氣性格暴躁的很,手段強硬,對什麼都毫無顧忌。

寧心怡怕她一會兒忍不住罵起許檬,從她手裡抽出手機,跟許檬說——

“纖纖讓我簽下你,那是她把你當朋友,而且你的化妝技術配得上這個名譽,有一就有二,你難道想要一輩子都這麼默默無聞,被人搶風頭嗎?”

手機裡一陣沉默。

許檬當然不想。

這是她的愛好。

也夢想,有一天,能夠成為著名厲害的化妝師。

所以,之前幾次,各種被針對,她依舊頑強的在圈裡,混著化妝師行業。

就算在這個公司,起初是當打雜的。

可隻要有機會,她就願意!

“你現在是星然的人,任何所作所為都代表著星然。”寧心怡繼續道,語重心長,“許檬,你要知道,這裡是娛樂圈!”

娛樂圈裡,不止明星演員,造型化妝師也是遍地。

百舸爭流。

一不小心,浪花就會打翻帆船。

許檬張了張嘴,艱難道,“他們說我簽了十年合約,現在解約,違約金十個億......”

“啥?”寧心怡聲音拔高,“搶劫啊他們?你......”

話冇說完,手機被抽走掛掉。

黎纖單手抄兜的朝外走,氣場冷又駭人。

寧心怡下意識問,“你乾嘛去?”

“創想。”黎纖頭也冇回,冷冷吐出兩個字。

創想造型工作室,有十多個造型化妝師,在娛樂圈很出圈,受眾多明星青睞。

DM安排那幾個,是創想的招牌。

黎纖這是要砸人家招牌去啊!

“姑奶奶!”寧心怡豁然起身,把本子塞給小周讓她收好,飛快追了上去,“祖宗,咱冷靜點......”

——

半小時後,創想造型工作室的辦公室裡。

“聽說你們不放人,我親自來替她解約。”

黎纖蹺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,背靠椅背三十度後仰,氣場強大,桀驁又囂張,笑的漫不經心,“聽說創想簽個實習打雜的一年要一億?”

創想老總李闖神色微變,“是她違約在先。”

“是嗎?”黎纖低笑,卻不帶絲毫溫度,“你們是覺得我好欺負,還是星然好欺負?”

這位不是個好惹的主,尤其她背後還有那位太子爺。

DM似乎也很寵她。

李闖皺眉,思緒快速翻轉,“黎小姐如今勢頭正猛,我們哪敢欺負你,而且那許檬不過是個實習的......”

“一群頭牌搶一個實習的風頭,還給我們纖纖潑臟水,李總,你這人做的還真是挺厚道啊!”寧心怡話裡一陣諷刺譏笑。

李闖冇想到一個許檬,能把黎纖親自給招來。

這麼氣勢沖沖的,明顯的來者不善。

他飛快思索著。

“黎小姐,寧總,我們去的是團隊,署名權當然是要團隊,而且許檬隻是個實習的,黎小姐不會要為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黃毛丫頭,在這大鬨創想,毀了自己名聲吧?”

這最後的語氣裡,帶了三分威脅恐嚇。

黎纖挑眉,懶懶散散的,漫不經心的,“心怡,我記得那個化妝室好像有監控來著,是吧?”

DM的活動那是高級又嚴謹,這次又人多。

之前,“黎纖和保鏢那二三事”這件事讓人長記性。

以免這次人多雜亂,再出事說不清,化妝室裡也裝了監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