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幾句簡單對話。

秦錚卻突然有些頭皮發麻,低聲咕噥,“這克隆人軍團,該不會還是個什麼邪教吧?”

霍謹川狹長的眼睛眯起,“他們似乎在消耗黎纖。”

用一個又一個的禦天龍,來消磨黎纖的耐心。

“可為什麼要殺人?”宋時樾眉頭也緊鎖著。

如果說第一個是為滅口,那後幾個呢?

說殺就殺,就算有一些勢力能無視法律,也不可能替換的如此不留痕跡吧?

幾人都看向黎纖,試圖從她那裡得到答案。

黎纖漫不經心道,“有些人認為在自認為完美的作品上留下痕跡,是對自己的一種侮辱。”

霍謹川墨眉擰起,“所以,他要你的全屍......”

“你是很完美的收藏品。”禦天龍開口道。

黎纖先前對趙星露所說,禦天龍有個收藏館並非恐嚇。

他是真的有。

那裡收藏著形形色色的“物”,全是“禦天龍”的完美藝術品。

可對彆人來說,那裡是地獄。

霍謹川眼底微凝,陰鷙鬱氣裡殺意閃過。

“告訴他,我會去親自找他,”黎纖譏諷一笑,“讓他親口吐出第十二個人。”

霍謹川睫羽微遮,手指蜷縮了下。

——

下午,活動結束。

黎纖冇多在江東停留,從心不甘情不願又憋屈的秦錚那,拿來碼頭地契合同。

就帶著寧心怡和田瑩,乘東航飛機回了帝京。

霍謹川並未跟隨。

前往東部的直升機上。

“謹哥,”秦錚不明白,“當年那場車禍你也是受害者,你為什麼要隱瞞小嫂子?”

霍謹川劃拉手機的指尖微頓,濃睫遮下,“那場車禍,能夠把我跟她養父母碰上一起,是有預謀的。”

“這一點我明白,”秦錚撓頭,“可正因這樣,我們跟小嫂子應該是同一條戰線上的,這樣瞞著她......”

霍謹川薄唇輕抿,懨懨道,“黎世哲夫婦的遺物都在纖纖那裡,應該包括那張晶片。”

秦錚愣了愣,還是不太明白這兩者有什麼衝突,可有一點他想要清楚的知道。

“謹哥。”他收起所有玩世不恭,桃花眼裡滿是認真,一字一句的問道,“你接近黎纖,是覺得她有趣真愛上了她,還是隻因為她那裡有你想要的東西?”

他第一次,這麼凝重的語氣跟霍謹川說話。

“你對她,到底是真喜歡,還是隻有利用?”

甚至帶三分質問,似乎確切答案對他很重要。

霍謹川抬眸,坐姿慵懶,卻不由自主的散發威懾,嗓音清冽:“她隻會是你的嫂子。”

他隻說了這麼一句話,卻暗暗夾雜警告和提醒。

秦錚張了張嘴,還想說什麼,江格拿著手機從外邊進來,“謹爺,神盟那邊回覆了。”

秦錚目光複雜,不得不把剩下的話全嚥下去。

霍謹川推著輪椅調了個方向。

江格道,“神盟那邊發來條語音訊息,說是來自他們幽狼首領給您的回答。”

秦錚把剛纔那些思緒壓下,好奇心起來,“你聽了嗎?說了啥?”

江格搖頭,“他們說必須謹爺親自聽,不然訊息就自動銷燬。”

霍謹川眉梢微揚:“放。”

江承頷首,點開那條用特殊程式轉移過來的語音訊息。

“談你大爺!”

聲音雌雄難辨。

隻有這四個字,不耐煩又暴躁。

秦錚:“......”

江格:“......”

傷害性不大,侮辱性卻極高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