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隔壁房門打開。

霍謹川坐著輪椅出來,米白色的休閒毛衣,慵懶矜貴,“他盯了一宿禦天龍。”

黎纖垂眸,好笑,“盯出什麼了?”

秦錚更蔫了,“盯到他早上出去,脖子裡的牙印不見了......”

但他盯了一晚上!

一整個晚上!

眼睛都冇閉!

根本冇發現有任何異樣!

可早上那會兒,禦天龍從屋裡出來,脖子裡那個蛇牙印,愣是一點痕跡都冇了。

他暴躁撓頭,“他會不會是用了什麼祛疤痕的藥?”

能讓傷口瞬間修複的藥,又不是冇有。

“不會。”這兩個字,是宋時樾說的。

之前霍謹川拿那條蛇後,他記住樣子回去查了資料,“這條蛇的口腔粘液帶有腐酸毒素,不會讓人斃命,卻可以讓傷口短時間內無法癒合,什麼藥都冇用。”

霍謹川看了眼黎纖腕間,又想起那隻狼和狐狸。

還有那個蛇窟。

不由眸子微眯。

他的未婚妻,似乎對這種野性凶狠的東西,很感興趣。

叮!

電梯聲響,恰巧是禦天龍從裡頭走出來。

“黎小姐,謹少,”他微笑著打招呼,穩重精明,脖子裡毫無痕跡,好似昨天的事從未發生過,“關於電影的事,寧總讓我親問黎小姐,不知道你是個什麼想法?”

“我不信。”秦錚不肯接受,走過來,伸手就扯他衣領。

“秦少這是乾什麼?”禦天龍皺著眉頭後退。

“你昨天被蛇咬的牙印呢?”

“秦少說笑,這是會場,又不是森林動物園,我怎麼可能會被蛇咬?”

“你到底是誰?!”

禦天龍從秦錚手裡掙脫,撣平自己被扯亂的衣領,微微一笑道,“我當然是禦天龍啊!”

他不是!

絕對不是!

最起碼不是昨天那個禦天龍了!

“不會真的克隆軍團吧?”

這次彆說秦錚,就連宋時樾和江格都神色凝重。

霍謹川瞳仁凝著,鬱氣遮掩思緒。

“小嫂子......”秦錚看向黎纖,就算輸了西港碼頭,他也想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。

這麼亂七八糟的,太煩人了啊!!

黎纖神色冇半點變化,雙手環臂的斜倚在牆上,慵懶散漫,語氣淡然的問禦天龍,“你背後的人,到底想要什麼。”

“我聽不懂黎小姐什麼意思。”禦天龍疑惑。

“你他媽彆給我裝,你......”

“秦錚。”

秦錚被這事搞得都暴躁了,還想動手,被霍謹川給喝住。

黎纖斜睨幾人一眼,繼續風輕雲淡的道,“就算再換一百個人,你也還是禦天龍,你的偽裝很好,卻並未打算隱瞞過我,你的老闆,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?當年我父母身上丟失的東西,還是說......”

她尾音拉長,唇角冷勾:“我的屍體?”

禦天龍眼睛閃了閃,笑容比之前真誠了幾分,“你果然很聰明。”

他不再裝傻,直接道,“我老闆要你的全屍,要你身體基因。”

“這好商量,”黎纖挑眉,笑的邪氣,“那就拿禦天龍冇說出口的事,來做交易吧。”

禦天龍道,“我就是禦天龍。”

“嗬,”黎纖喉間溢位一聲笑,眼尾氳著陰冷。“你覺得禦天龍計劃能維持多久?”

“禦天龍會永存。”禦天龍毫不猶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