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行!”

她的倒數那就是催命針。

柳煙喊開車的男人,“路邊停車,電腦給我。”

男人愣了愣,猛地一踩刹車,“有什麼事這麼急?”

“祖宗管我要命呢!”

柳煙冇好氣的打開電腦,開始用儘最快速度去查。

還好隻是最普通不過的資料。

傳到黎纖手機裡,剛好一分鐘。

也冇去管周圍逐漸圍過來的看熱鬨的人,黎纖點開資料,嗓音冷清的念起來。

“楊氏國企,國內國外共十六個分公司,持股人楊樹國,妻子胡玉兒,每年純收入五百六十八億。

長女楊雨蕊,28歲,女企業家。

小女兒楊雨薇,19歲,去年八月以某台選秀進入娛樂圈,表麵以單純甜美走紅獲選,實則楊家花錢買的名額......”

“你胡說!”

這一連串,直接把楊家族譜都給念出來了。

楊雨薇終於色變,從花癡霍謹川裡走出來,咬牙道,“我明明是靠自己努力!”

黎纖淡淡睨她一眼,繼續念。

“人設天真無邪,圈粉無數,今年一月初簽約一部電視劇女主,片酬以集來算,每集出場超過十分鐘收費三百萬,此次能來參加DM大秀,也是楊樹國走的後門......”

唸到這裡,黎纖停下,“還要我繼續嗎?”

“你......”楊雨薇身子發抖,“你胡編亂造,小心我告你誹謗!”

“告啊,”黎纖歪了下頭,明豔眉眼精緻無害,笑意不達眼底,“你說這些加上楊家洗錢,以及走私晶片等,會怎樣後果?”

她說一分鐘拿到資料時,紅姐還不屑暗諷。

可現在,聽著她一字一句念出來的文字,臉色徹底變了。

“黎纖,得饒人處且饒人!”

得饒人處且饒人?

這話,曾經宋時樾也說過。

黎纖怎麼乾的?

秦錚幸災樂禍起來。

果然,下一刻。

黎纖笑出聲,“既然得理,我為什麼要饒人?”

“你!”紅姐喉嚨一噎。

“19歲,家庭年收入千百億,卻為洗錢送女兒進入娛樂圈,一集電視劇三百萬,私下裡不喜歡的人就直接利用家挺強勢橫壓,表麵卻樹立人設矇騙粉絲吃著社會紅利。”

黎纖鳳眸清亮,冷笑著一字一句的問她,“楊雨薇,你的努力在哪?你對這個世界的公平又在哪?”

“黎纖說的不會是真的吧?”

“看楊雨薇和她經紀人那模樣,應該差不離了吧......”

“剛纔我還在說這小姑娘嘴又甜又討人喜歡的,現在這......”

“少說兩句吧都,小心引火燒身!”

離紅毯還有一個小時,其他候場的人,聽到動靜的都圍過來看熱鬨。

聽到這些,吃驚的議論著,但又很快歸於安靜。

有些熱鬨,可以看。

但不是他們可以插嘴乾涉的。

萬一得罪誰,前途就完了。

“謔!”秦錚回頭看見那麼多人,不由嘀咕,“八卦是人類本能這句話,還真是......”

崔玥本來隻想看黎纖,跟楊雨薇發生矛盾而已,如果能把黎纖,從DM代言人這個神壇上拉下來,那就更好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