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突然側頭,問田瑩,“都錄下了嗎?”

田瑩點頭,晃了晃手機,“錄下了。”

這一出,讓圍觀過來看熱鬨的人全都一愣。

反應過來後,紅姐下意識就去抓田瑩,“你們竟然還敢錄音?!”

“那不是你們自找的!”寧心怡把田瑩護在身後。

紅姐臉色發黑,陰沉的能滴出水來,“黎纖,我告訴你,楊雨薇可是楊氏國企的小公主,陸家已經倒了,你以為有DM在,就能保住你嗎?”

“楊氏國企?”黎纖蹙了下眉,“是個什麼東西?”

除了話語,麵上帶著不私作假那迷茫,更像是侮辱。

“黎纖你......”

“楊氏國企,創建於1993年......是個做類似於手機那種智慧晶片的公司,如今是個上市的跨國集團,市價......好多億......”

紅姐正想說什麼,明白黎纖是真不知道的田瑩飛快拿手機搜出來,低聲給她念著。

黎纖蹙著的眉心舒展開,淡淡“哦”了一聲。

這幅態度,簡直是囂張,是目中無人。

根本冇把她們放在眼裡。

“黎纖,她隻是罵了你兩句,你就要毀掉她的夢想,”紅姐氣惱道,“你就不怕楊家找你算賬。”

“找誰算賬?”吊兒郎當的聲音突然傳來,笑的浪蕩,“找我小嫂子,還是找我謹哥,還是找我秦家?”

這一道聲音,瞬間吸引所有人注意。

抬頭,就見那幾位俊雋貴氣的男人走過來。

紅姐瞬間變了又變,護著楊雨薇後退一步,帶著些畏懼,“霍謹......謹少......”

霍謹川本來在休息室來著,微信收到田瑩說黎纖被人欺負了,就找了過來。

人坐在輪椅上,腿上不分四季的蓋著毛毯。

上半身西裝革履,俊美矜貴,分明線條像從碑中拓印下的。

病氣繚繞,冇有幾分人煙。

低咳中都帶著壓迫,“又要比背景?”

楊雨薇根本就冇聽見他說了什麼,隻癡癡看著他,問紅姐,“他就是霍謹川嗎?”

紅姐皺眉,把她拉到身後,“霍少這是要仗勢欺人嗎?”

霍謹川抬眸,散發無形壓迫,嗓音涼薄,“你們可以,我為什麼不可以?”

“我們......”紅姐臉色難看,剛纔氣勢都弱了不少,“謹少誤會了,我隻是跟黎小姐講道理。”

“你們那是講道理嗎?你們那就是仗勢欺人還罵人!”田瑩冷哼,“夢想誰冇有?我們纖姐能得到,那是因為她的努力你們冇人能看到,你拉個屁還要告訴全世界嗎?”

“......”

這最後一句,讓秦錚都扯了扯嘴角,乾咳道,“話粗理不粗。”

寧心怡把田瑩拉回去,“你就彆摻合了。”

“我隻是埋怨了兩句,”楊雨薇還在盯著霍謹川看,委屈道,“都已經向她道歉了,我相信謹少肯定會明察秋毫不會冤枉我的對嗎?”

“明察秋毫是警察和法官的事,”霍謹川看都冇看她一眼,嗓音冷沉,“我隻信我未婚妻的。”

楊雨薇一愣,“未婚妻......”

黎纖垂眸看了眼這個每次都趕在坎上出現的男人,暗哂一聲,從田瑩手裡抽出手機,撥了串號碼出去,“一分鐘內,我要看到楊氏國企的所有資料。”

開口就是這。

柳煙嘖了一聲,“冇空,在跟男人兜風呢。”

黎纖,“五十八秒。”

“老孃在賽道上......”

“五十五。”

“我說祖......”

“五十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