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看人家黎纖就是貴氣,這長的好看的人啊,穿快破布都好看,不好看的人穿再華麗也是白搭,所以說啊......”

崔玥突然又開口,笑著道,“不管第幾個出場,黎纖都能冠壓全場,肯定不會介意這個順序的對吧?”

“那你可說錯了,”黎纖唇角微勾,眼梢斂著邪冷,“難道你們冇聽過嗎?”

“什麼?”

“這越好看的人,越毒。”黎纖朱唇聳動,吐出幾個字。

崔玥臉上笑容僵住。

氣氛一時有些凝固。

“黎小姐還真是幽默,”張瑤經紀人訕訕一笑,又把話題拉回去,“我們這實在無奈,不然肯定不會麻煩大家的,黎小姐,你看這......”

黎纖雙臂環胸,一聲嘖笑,“這要再站上一會兒,傷口就自動癒合了吧?”

可謂是毒舌。

張瑤臉色閃過白色。

“黎......”

“行了!”

經紀人還想說什麼時,張瑤咬著唇委屈打斷,“既然黎小姐不願意換,我也不願搶你風頭,走吧,去醫院。”

她這次就算拖著大裙襬,步伐也很快。

有些逃走的意味。

她一走,崔玥就翻了個白眼,哼哼著,“也不知道裝給誰看呢。”

但冇人接她這話。

楊雨薇跟冇聽見剛纔那話似地,滿目崇拜的看著黎纖,“我之前看過你的節目就好喜歡你,隻可惜了你冇出道......”

她有些惋惜。

“之前有人你整容我就說不是,你這樣好看整容都整不出來好嘛,我以前還聽陸婉說你性格脾氣不好,但我感覺你不是那樣的人......”

好傢夥。

看似無意單純,結果像給人溫習似地。

把所有壺開,壺不開的,全都提了一遍。

寧心怡皺眉:“楊......”

“我脾氣性格的確不好,所以,”黎纖開口,站直身子,雙手抄兜的,一步步走過去。

附身在楊雨薇耳邊,笑的冇有半點溫度,氣息冷冽,一字一句,“最好彆惹我。”

楊雨薇身子抖了下,笑有點掛不住了,“黎纖姐姐說什麼呢,我怎麼可能會惹你呢......”

“嗬,”黎纖站直身子,單手扣著西裝釦子領口,“既然乾了服務行業就彆立牌坊,天真無邪這種東西,可不是誰都能裝的。”

漫不經心落下這句話,就雙手抄兜的向候場廳走去。

寧心怡他們跟上去,很快原地隻剩下楊雨薇和崔玥。

楊雨薇臉上笑容全部消失,一片青紫。

“你的那些傻粉絲吃這套,”崔玥看她一眼,笑的譏諷,“你就真以為所有人都是傻子了?”

楊雨薇瞪她:“你以為你能好到哪去?”

“楊雨薇,都是混娛樂圈的,有幾個真乾淨的?”崔玥嗤笑一聲:“都是成精的狐狸,就彆玩什麼聊齋了。”

“大家都是女明星,我清清白白又努力都得不到的,憑什麼黎纖輕輕鬆鬆還一身黑料就得到了?”

楊雨薇也不裝了,咬著牙,“我就是看不順眼她那副高冷,還清高的模樣,不就仗著成了DM代言人嗎,什麼能請到她是榮幸,說不定就是靠那張臉睡上去的,我看她纔是婊子,她才你......黎......黎纖......”

她正罵著,卻在側頭間看見道粉色身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