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霍謹川眼底寒氣又重了些,鬱沉如墨,側眸看向黎纖,“想怎麼處理?”

“不勞煩少爺。”黎纖拿筷子戳了塊紅燒肉,慢條斯理的:“黎昊,送客。”

“......”

——

下午,西天橋下。

才三點,擺攤的人並不多,其中一個天藍色的帶蓬三輪車很顯眼,更顯眼的是它的老闆。

是個女的。

人仰躺在躺椅上,被工裝褲裹著的筆直雙腿疊翹在車板上,鴨舌帽蓋的低,能看見那張無與倫比的絕色麵孔。

氣場大佬肆意。

有幾個路過的人,不經意瞥了一眼,頓時怔住。

“哎,這不是今天網上那個女的嗎?”

“黎纖?”

“早就聽說陸家這個千金以前在天橋下襬攤,竟然是真的!”

“可不是說她犯事,昨晚被抓了,怎麼會在這擺攤?”

“難道說她逃逸了?”

“逃逸還敢這麼大搖大擺擺攤,這麼狂的嗎?”

幾個人拿出手機拍照發到網上,瞬間引起無數人注意。

有附近的直奔了現場。

一些新聞記者光速趕來,搶占了前排位置。

“黎纖小姐,請問您到底犯了什麼刑法,昨晚進了警局,今天就出來了?”

“請問黎小姐,你曾經不是豪言自己就是鳳凰嗎,為什麼還要在此擺地攤貼膜?”

“請問黎小姐,你跟陸婉真的是雙胞胎嗎?”

“聽說黎小姐在劇組耍大牌,靠著少爺這個未婚夫上位,施壓劇組......”

“請問你昨晚犯了什麼事,逃逸就不怕被抓嗎?”

“黎纖,滾出娛樂圈!”

“凶手!”

一個又一個問題,個個角度都極其刁鑽。

其中還夾雜著其他人喊罵。

“對不起,不好意思,我們不接受采訪!”

寧心怡一邊攔,一邊往裡擠,抓住黎纖:“祖宗,中午不是說好,這事緩和處理,我跪下跟您磕一個,咱先不擺攤了行不行?”

漫天輿論謠言,都快把都城給淹了,這位爺竟然還跟冇事人似地,在天橋下襬攤??

多離譜?

外麵看熱鬨的加上記者足有百人,熙熙攘攘的。

黎纖眸子半斂,伸手:“手機。”

“我的?”寧心怡遞給她,看著她打開微博:“你要乾嘛?”

“等吧。”黎纖戳了幾下,就扔回給她,重新躺會椅子上。

等什麼?

寧心怡目光質疑的看著她,打開手機。

下一瞬就僵住。

【黎纖V:爺在西大橋下,記者速來。】

囂張,狂妄。

僅一分鐘,這條以萬評的熱度上了熱搜。

這是逃犯態度?

見過這麼狂的逃逸犯嗎?

熱搜炸了!

寧心怡僵硬轉頭:“祖宗,你想乾什麼?”

黎纖劃拉著手機:“開新聞釋出會啊。”

“......”

天橋下開釋出會?

見過這麼離譜的嗎?

寧心怡冇見過。

網友也冇見過。

記者更冇見過。

這條微博成為定位,相繼趕來的不止有記者。

還有陸盛海周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