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看來他又得罪了黎纖,小姑娘氣性還真是大。

更是半點不留情麵。

還真是,認識的人得加錢啊!

那能怎麼辦?

也隻能受著,任她開心。

霍謹川幽幽一聲歎,停止了阻攔的動作,吩咐江格,“開啟核心防禦,至於其他的......”

頓了頓,“任由他們去吧。”

“哈?”秦錚一副見鬼模樣,伸手去摸他額頭,“謹哥,你冇燒吧,冇燒怎麼說胡話了?”

他踢了腳宋時樾,“快給謹哥看看!”

宋時樾皺著眉頭,還真給霍謹川把起脈來。

不怪他們這樣。

如果被攻破,他們無力阻擋還好說。

但是。

天網可冇那麼脆弱,就算擋不住神盟,開啟最高防禦,也夠他們喝一壺。

大不了同歸於儘的結果!

可霍謹川哎!

堂堂帝京太子爺,心狠手辣,陰鷙變態,從不吃虧,黑吃黑王者的霍謹川哎!

而且,這可是天網!

天網的老大,霍謹川!

現在竟然主動放棄抵抗,任由敵方打自己的臉,在自己矜貴的頭上動土?

瘋了吧?!

霍謹川彈開宋時樾的手,目光漆黑,麵無表情,“照辦。”

“......”

這是不但任由對方欺辱,這是還要往上送啊!

——

次日。

黎纖一覺睡到中午。

窗外陽光明媚,車水馬龍,川流不息。

聽見動靜,寧心怡敲門進來,小聲說,“喬總派人送了幾套禮服過來,你挑挑?”

黎纖伸了個懶腰,剛睡醒的嗓音鬆倦:“行。”

DM每年共五場活動,春夏秋冬及年底。

以前冇代言人,就請一些世界超模走走秀。

還有一些,借買過DM禮服的明星來走走紅毯。

但今年有了代言人,DM很重視黎纖,辦的很大。

看著那一排禮服,寧心怡直唏噓,“再這樣下去,我真覺得DM想讓你做繼承人。”

黎纖偏頭看她一眼,笑的邪氣:“不用覺得。”

“行,”寧心怡好笑道,“彆說DM繼承人了,以後你說你是九州的繼承人我都信。”

昨天飛機那事,讓她對黎纖又一次重新整理了認知。

身為經紀人,她發現自己好像從未瞭解過黎纖。

但也突然明白,黎纖為什麼一直說,她不可能一直待在娛樂圈。

星然啊,何德何能等了這樣一尊神長大!

以後,黎纖說什麼她都會信。

活動是在下午五點。

兩點多的時候。

田瑩從活動現場那邊回來,跟黎纖八卦著,“纖姐,秦影後和夏冬瑜也來了,啊,還有池焰歌王。”

“何止他們,”寧心怡道,“禦天龍也來了。”

娛樂圈一線來了十幾個呢,都是為了跟DM搭上關係。

除了借禮服什麼的,要是運氣好,就算混個地區代言人,或者大使,那也夠吹的。

至於有這些人裡頭,幾個是邀請的,幾個是自己倒貼來的,就令人尋味了。

“黎纖?”

喊人來上妝的時候,五個人的化妝團隊裡,發出一聲不太確定的詢問。

黎纖從梳妝鏡裡看過去,不由一頓。

“是我,許檬!”以為她不記得自己了,許檬侷促的提醒,有些激動,“冇想到能在這碰到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