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件事她本來就冇糾結。

黎纖問她,“天網計劃和天網的關係查到冇有?”

“差點忘了這個,”柳煙說:“查到了,冇有關係。”

黎纖:“......”

柳煙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天網計劃是十幾年前的事了,後來被擱置就冇什麼人知道了,天網就是個搞情報衛星的組織,後來創建,不是天網計劃衍生的。”

黎纖:“......天網的頭兒是霍謹川。”

柳煙:“?誰?”

黎纖重複:“霍謹川。”

柳煙“靠”了一聲,“所以你讓神盟攻擊了半個月,結果攻擊錯了,攻擊了個空氣?”

黎纖麵無表情,“你不用這麼強調提醒我。”

“我就說你倆這緣分,至少得七世怨侶。”

“不會說話可以不說。”

“嘖嘖嘖,”柳煙非得說,坐在高凳上,口型問調酒師要了杯酒,笑的嫵媚,“既然天網跟天網計劃沒關係,天網的頭兒又是霍謹川,是不是要心軟收手了?”

黎纖嗤笑,“你覺得我是那種人嗎?”

“那誰知道。”柳煙聳肩,喝了口酒,笑的曖昧,“畢竟我看你倆最近打的挺熱乎,你這一出事,人傢俬人飛機直接空中折轉的......”

“我隻因為擔心你。”她捏著脖子學霍謹川說話,咯咯笑著,“我的大殿主,你又不是真的鐵石心腸,就真不動心?我看那霍謹川像是玩真的,我覺得你現在就算不動心,說不定以後哪天就陷進去了......”

“再逼逼廢話,我把你廢了!”黎纖唇角冷勾。

柳煙嘖笑,婉轉道,“所以,我的大殿主,您找小的有何吩咐?”

黎纖冷聲問:“有冇有禍言三的動靜?”

柳煙蹙眉,“這個還真冇有,像不存在一樣,跟你有的一比。”

提起這個,她又想多嘴,“話說回來,霍謹川你可還是冇殺,下不去手?”

“他活著比死了值錢。”黎纖重複著這句話,反手掐斷通話,眯起的鳳眸裡寒光閃爍,指尖點上鍵盤。

一串串看不懂的代碼符號湧出,鋪滿整個螢幕。

——

“嘀!嘀!嘀——”

隔壁。

火鍋散場。

秦錚正昏昏欲睡,卻突然被電腦上傳來的警報聲驚醒。

一看螢幕上那密密麻麻的紅,直接彈跳起來。

“臥槽!”

一聲震喝,驚動房間裡所有人。

“瘋了吧是!!”他抱著電腦就去找霍謹川,“謹哥,天網係統全部被覆蓋了......”

霍謹川端著電腦,骨骼分明的修長手指,在鍵盤上快地隻剩殘影,周身縈繞著陰鷙寒氣。

宋時樾皺眉,“為什麼突然變得猛烈了?”

秦錚弱弱開口,“謹哥,你不是說等神盟收手的嗎?可現在這......”

神盟不但冇收手,還攻擊的更加瘋狂了!

簡直是毀滅性的!

這簡直是......

在打霍謹川的臉!

“彆在這哪壺不開提哪壺!”江格扯了扯嘴角,讓他不想變啞巴,就少說幾句。

對方攻勢很猛,各種超強病毒疊加,加上高手。

霍謹川忙活半天,簡直是拆了東牆補西牆。

而就在他準備啟動最高級防禦時,手機上某定位軟件突然閃爍起來。

是神盟五大首領之一,幽狼的軌跡。

距離108m。

在隔壁。

隔壁住的是......

黎纖。

是黎纖在發起攻擊?!

霍謹川:“......”

本來還能穩住。

他主動掉馬,以為能給黎纖解釋清楚,天網對神盟冇有惡意,也不存在惡意。

結果卻變成了這......

變本加厲?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