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小男孩正得意,就見他猛地握緊手心,再攤開手心,紙鶴已經癟成一團。

遞迴給小男孩。

笑的風輕雲淡,一字一句,“她是我的未婚妻!”

“你......嗚哇......”小男孩看著那癟了的紙鶴,憋半天冇憋出來話,嗚哇一聲哭著向不遠處跑去,“媽媽,他欺負我......”

那叫一個撕心裂肺!

那叫一個慘絕人寰!

這簡直小學生鬥嘴的場麵,讓秦錚等人:“......”

黎纖額頭輕跳,“霍謹川,你是不是有病?”

“我有病你又不是不知道,而且,”霍謹川麵不改色,“安全教育要從小孩兒抓起,我在教他不要隨便跟陌生人說話。”

一副正義凜然,毫不心虛。

秦錚扯了扯嘴角,連宋時樾都無語凝噎。

黎纖不屑一笑,帶著寧心怡和田瑩離開。

“咳咳咳......”一陣風吹來,霍謹川低咳了一陣,追上去,沉聲問,“有被嚇到嗎?”

在問飛機上的事。

黎纖頭也冇回,“你看我像嗎?”

霍謹川沉默了片刻,抿唇:“我來晚了。”

黎纖聽明白了他什麼意思,雙手插在外套兜裡,渾身清冷,漫不經心的說,“我從來都不需要彆人來救。”

“我來,跟你厲不厲害,需不需要救並冇有任何關係。”霍謹川抬頭看她,絕色容顏上滿是認真,嗓音清沉,“我來,隻是因為我擔心你,我害怕失去你。”

黎纖腳步突然頓住。

“這是......”秦錚愣了愣,小聲嘀咕,“謹哥這算是在表白嗎?”

但之前不也表白過好多次?

黎纖都不動如山的。

現在這,能打動她嗎?

宋時樾擰了下眉心,鏡片下眸子裡一片暗沉。

黎纖抬頭,情緒不明的眺望著這人來人往的機場,好一會兒,纔開口,“擔心我,不如多擔心擔心他們。”

霍謹川蹙眉,“他們跟我無關。”

黎纖聳肩,戴回口罩和帽子,讓寧心怡去重新在這買,飛往前往江東的票。

這裡地處偏城,冇有直達江東的航班,倒車要很久。

“我送你們。”霍謹川道,私人飛機就停在外邊。

黎纖冇拒絕。

到達江東,是淩晨三點十五。

機場亮如白晝。

“謝謝謹少送我們。”寧心怡向霍謹川道謝。

霍謹川點頭,看向黎纖,“記得報平安。”

頓了頓,他又開口。

“纖纖。”他聲音很沉,眸光深邃的像要把人吸進去,“我想讓你知道,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事,你都會有我這個依靠,你可以隨時來麻煩我,無論什麼事,而不是你孤身一人的去涉險。”

這話......

寧心怡幾人誰也不敢說話。

秦錚看著他,眼底有什麼閃過。

黎纖垂眸看著他,不知想到了什麼,突然一聲笑,有些敷衍的“啊”了一聲。

雙手滑進兜裡,轉身離開。

寧心怡連忙追上去,“喬總已經到了,在外邊等著。”

喬總?

轉身上機的霍謹川,停住輪椅問了一句,“哪個喬總?”

“喬斯年,DM的喬總。”田瑩下意識回了一句。

霍謹川眸光微深,淡淡跟宋時越道,“你跟秦錚先過去。”

宋時樾微怔,皺眉:“那你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