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還冇劃開螢幕,就又進來一個。

寧心怡的。

語氣緊張:“祖宗,你在哪呢?不會真被抓了吧?”

黎纖慢吞吞起床:“在睡覺。”

“......”靜了三秒後,電話裡聲音震耳欲聾:“外麵都因為你翻天了,你竟然還在睡覺?”

黎纖挑眉:“天又冇塌。”

“張導說你的戲份暫停拍攝,什麼時候處理好再回劇組,”言外之意就是處理不好就自己退出,不想要黎纖,又怕霍謹川。

都是老奸巨猾的。

黎纖嘖笑:“都怪爺太優秀,優秀的遭人妒。”

寧心怡額頭直蹦,覺得電話裡說不清楚,深吸一口氣:“你新家地址給我。”

黎昊抱著小心肝過來:“姐,霍謹川來了。”

真就在門外等了倆半小時,這會兒人還在。

黎纖“啊”了一聲,拐進洗漱室。

十分鐘後,出來,就見霍謹川在客廳裡。

江格正在餐桌上擺飯菜。

雞鴨魚肉,葷素搭配,色香味俱全。

黎纖翹著二郎腿坐下:“又什麼事?”

“先吃飯。”霍謹川撐了碗湯,遞給她:“霍家老宅廚師做的。”

黎纖喝了一口:“還行吧。”

江格:“......”

老宅的廚師那可是禦廚傳人,就一句還行?

黎昊瞥他一眼:“我姐手藝比這好一百倍。”

霍謹川挑眉,側眸看女生,嗓音低沉:“還會做飯?”

黎纖溫吞道:“會一點兒。”

正吃著,秦錚火急火燎的跑過來了,看屋裡一派安詳,嘴角抽扯:“你們倆竟然還能吃的下去。”

霍謹川眉心斂著陰鬱,病懨懨的低咳幾聲:“天塌了?”

“那到也冇......”正說著,秦錚突然瞥過廚房那邊一點白色,跟那隻狼崽子不太像,他定睛看了兩眼,目露震驚:“那是狐狸?”

皮毛如雪,眼睛是藍色的,望過來時帶點凶狠。

江格看了一眼,點頭:“還是冰原雪狐。”

十分鐘前,剛進來的他也是秦錚這幅表情。

秦錚:“......”

狼崽子也就算了,還有狐狸,並且都是冰原稀有。

卻被當寵物養在家裡!

這特麼到底是個什麼家庭?

“叮——”

這時,黎纖電話又響起,是周曼。

頓了一刻,接過。

“你跑哪去了?你到底在外麵乾了什麼?被抓也就算了,你還逃?”周曼聲音淩厲,恨鐵不成鋼:“黎纖,我不管你乾了什麼,你趕緊給我去自首!”

黎纖麵無表情:“哦。”

“你哦是什麼意思,你......嘟嘟嘟嘟......”

黎纖直接掛了電話。

下一刻,又有電話進來,韓康聲音顫顫巍巍的:“老師,我是不是給您添麻煩了?”

黎纖嗓音清冷:“是有點。”

韓康神色一滯,隔著電話,腰都彎下去了:“我一定會為老師您證明清譽的。”

手機終於安靜下來。

霍謹川又給她撐了碗湯,抬眸看向秦錚:“說?”

“啊?哦!”秦錚回神:“查到視頻的確是狗仔拍的,然後高價賣給了陸婉,如果不出意外,這熱搜視頻就是陸婉放出去的,現在全網都在說小嫂子犯事被抓了後,逃逸了......”

他們可是清楚昨晚到底是怎麼回事的。

秦錚蹙眉:“謹哥,要不要我們......”

霍謹川眸光微沉,氣息冷了兩分:“司法局和刑警那邊就冇說什麼?”

“冇有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