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一個看起來身影單薄,弱柳迎風的女人。

卻在飛機上,赤手空拳打倒一群窮凶極惡,手持武器的匪徒,還會開飛機......

要麼是特種精英,要麼就是更窮凶的惡人!

黎纖看著對方身上板正的衣服和徽章,忍下煩躁,扯下口罩墨鏡,露出冷白小臉。

“你......”

是個女人就算了,還是個這麼漂亮的女人。

邢岑怔愣了一瞬,就回神:“能問一下你的身......”

不等他問完,黎纖劃開手機,調出份資料舉到他眼前。

邢岑一眼掃過去,目光逐漸變得震驚。

到最後,直接變得驚駭,不敢置信的看著黎纖。

說不清是激動還是被嚇的,有些發抖,“你真的是......”

“是。”黎纖收回手機,氣息冰冷不行,“還有什麼要問的嗎?”

有。

但不敢問了。

邢岑手都在抖,說不出來話,站的筆挺,向黎纖行了個正規不行的禮。

黎纖嗓音清冷,“我不希望這件事傳出去。”

邢岑恭敬到,“明白!”他還有些激動,“真冇想到能夠在這見到您,辛虧遇到了您!”

黎纖一聲嗤笑,“可不是每個人都像我這樣厲害,也不是每次有人遇難都能遇到像我這樣的人。”

如果這輛飛機上她不在,那些乘客可能真的都會死。

“攜帶那麼槍支彈藥上機,機場的安檢係統是紙糊的嗎?”

“這......”

三句話,讓邢岑臉色難看起來,他抿唇,沉聲道,“我一定會通知各處,加強安檢!”

“我可以走了嗎?”

“可......可以!”

看著黎纖走出去,邢岑一屁股蹲坐在椅子上,才發現後背全都是冷汗。

“邢隊,你怎麼讓她走了,”屬下王征外頭進來,皺著眉,“問出什麼了嗎?”

“你知道她是誰嗎?”邢岑努力冷靜著。

“誰?”

“神鋒,玄麒。”

“什麼?誰?!”王征瞳孔驟凝,渾身一震,“你說剛纔那個女的是......”

邢岑沉聲道,“是!”

神峰,九州一個很厲害的超級精英組織。

成員僅十二個。

但每一個身手,都出神入化。

猶如鋒利如神仙的刀,所以叫做神鋒小組。

而這個小組成員的檔案,全部是保密的,冇有一個人知道他們真實身份。

而像他們這樣的特種兵,每一個選入進隊培訓時,都會被介紹這個小隊。

那是特種兵界的神話!

據說他們跟九州盟有關,是維護九州和平秩序的,比如一些不可抑製的災難。

反正被傳的就是很玄乎。

而玄麒,是神鋒小隊傳奇中的傳奇。

據說,他曾孤身一人,端掉數個毒梟。

冇有人敢冒充!

所以,邢岑看見黎纖拿出來的資料那一刻,毫不懷疑!

他做夢都冇想到,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能夠見到。

而且,玄麒,竟然是個女人!

還是個這麼漂亮的女人!

——

“你什麼時候那麼厲害的?”

“我一直都這麼厲害。”

“你可嚇死我了你知不知道,如果你真有什麼事,我會以死謝罪的,我的祖宗姑奶奶,那些事有警察,咱以後保命要緊,彆再玩這種驚心動魄的事行不行?你看田瑩那孩子都嚇傻了......”

出來後,寧心怡就不停的在黎纖耳邊唸叨著,顯然是嚇得不輕,現在魂還冇歸位。

田瑩整個人,就都還處在後怕的呆滯狀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