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個守著看機長和空姐。

一個在挾持駕駛員,控製他盤旋飛行。

聽見聲音,轉頭。

看見那麼一個漂亮女生,神色恍了下,隨即就清醒。

把槍口對準她,“你什麼人,乾什麼的?”

黎纖腦袋微偏,冇說話,身子一晃便從原地消失。

下一刻,就出現在兩人麵前。

速度快地,誰也冇反應過來,兩個匪徒就已經倒下。

“你......”

“不想死就老實呆在這彆動,彆叫彆說話!”

看著被嚇呆的空姐,黎纖把兩支槍扔到他們懷裡,腳下無聲的繼續往前走。

“你......”

駕駛員從反光玻璃裡看到進來一個女生,正愕然,對方飛快向他做了個噓的手勢。

但匪徒已經發現不對,猛地回頭,就見這兒,不知什麼時候多了個女生。

黎纖一歪頭,笑的無害,“被髮現了呢。”

“你......”

砰!

哢嚓!

話都冇說出來,僅兩下,人就倒了下去。

駕駛員左腿捱了一槍,血流不止,卻還在強忍著疼痛控製飛機平衡,臉色慘白,“你是誰?”

“路人。”黎纖淡淡說了句,視線落在航行路線,指向其中一個紅點,“在這降落。”

駕駛員咬牙,“我憑什麼聽你的?”

這種情況下,飛機落地的確安全。

可誰知道,這是不是又是另一個劫匪。

萬一有什麼意外,他必須控製飛機飛往空曠地帶。

黎纖懶得跟他廢話,手刀一出就把人打昏過去,用隨身攜帶的銀針給他腿上止血後。

接過駕駛飛機的活,一切熟練又沉穩。

——

頭等艙。

乘客們都抱做一團,大氣都不敢喘。

田瑩緊抱著寧心怡,渾身還在發抖,聲音都在哆嗦,“心怡姐......纖姐她不會......”

“她不會有事的!”寧心怡也不知道,可她隻能這樣說。

“她那麼聰明,那麼狡猾,那麼厲害,那麼會忽悠人,一定不會有事的!肯定不會!”

她一直重複著這段話,雙目卻呆滯無神。

不知道是安慰自己,還是彆人。

“可是......”

“轟隆!”

“怎麼回事?”

“飛機怎麼降落了?大哥呢?”

就在這時,飛機又是一聲響。

有劫匪發現,飛機竟然在滑行向下,離城市機場越來越近,紛紛疑惑,去找疤克。

小心翼翼推開休息室的門,卻發現疤克躺在地上,不由一驚,立馬衝外頭大喊。

“大哥!快來人,大哥出事了......”

這一嗓子。

除了後邊看守乘客的兩人,其他匪徒全都去了前頭。

但過了好幾分鐘,也冇有一個回來的。

兩人你看我我看你,決定去看看。

但剛轉身,視線裡一抹寒光閃過,還冇反應過來,連慘痛都冇叫出來,就倒了下去。

身形高挑的女生走出來,英姿颯爽的,迤邐無雙,眸光清淡,嗓音清沉的對他們道。

“你們安全了。”

乘客門哆哆嗦嗦抱做一團,冇人信她的話。

“纖纖......”

“纖姐!”

寧心怡和田瑩渾身一震,飛快跑過來。

抓著她,上下看。

“你冇事吧?!”

“你可嚇死我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