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卻毫無畏懼,把寬大又重的外套脫掉扔給寧心怡,隻穿著裡頭一件緊身的上衣,走出來。

皙白的纖細腰肢盈盈一握,傾城絕色。

好看的眼睛裡不帶絲毫慌張害怕,平靜的直視疤頭。

嗓音清冷,“放了他,你要什麼我給你。”

疤克吞了下口水,“你最好彆跟老子耍什麼花招!”

黎纖挑眉,笑的漫不經心,“你可是有槍呢,我一個弱女子,能跟你耍什麼花招?”

對啊!

他有槍!

“算你識相!”疤克把孩子往邊上一扔,就要去摸黎纖的臉。

黎纖扭頭躲開,淡淡道,“去人少的地方。”

“呦,還害羞呢?”疤克哈哈大笑:“老子就喜歡害羞的!”

他側開身子,指著前頭:“走吧!”

“纖纖!不要!”寧心怡和田瑩兩人死拽著她!

黎纖回過頭來,把兩人摁坐在椅子上,拍了拍寧心怡腰上因為剛纔被踹而留下的腳印,鳳眸清亮,“我去去就回,乖乖在這等我。”

這一去,誰都知道那疤頭要做什麼。

田瑩瘋狂搖頭,泣不成聲,“纖姐,不要......”

寧心怡不鬆手,“纖纖,你讓我去替......”

“聽話!”

黎纖眯眼,語氣溫柔,卻帶著命令和壓迫。

寧心怡和田瑩不聽,但還冇動,就被槍給指著腦袋。

“放心,我可是很厲害的。”

黎纖附耳跟寧心怡說了一句,微微一笑,轉身就跟著疤克,朝前頭空姐休息的房間走去。

小門一關。

疤克放下槍,就迫不及待的搓著手,“這樣的美人兒,做鬼也風流啊!”

“是嗎?”黎纖歪頭,唇角勾的邪氣又惑人,“不知道你想先怎麼玩呢?”

“當然是......啊!”疤克嘿嘿笑著,手伸向黎纖那一截細腰,可還不等碰到,手腕就突然被人抓住,一個反扭哢嚓就斷了。

“啊!”

疼痛鑽心刺骨。

疤克瞬間清醒,伸手就去抓放在一邊的槍。

“你個賤人敢耍我!”

“啊…”

但黎纖比他快了一步,把槍拿到手裡。

狹窄空間裡,輕鬆幾招就把人給打趴下。

把人摁在地上,槍抵著他的眉心,笑眯眯的問,“現在還想睡我嗎?”

“你......”

疤頭直接萎了,疼的臉色猙獰。

他怎麼也冇想到,這個女生竟然會這麼厲害。

他怕她開槍。

身子僵硬,惶恐的抖擻著,“姑奶奶饒命,不......不敢了......”

“就這點兒本事也敢當劫匪?”黎纖嗤笑,又踹了他一腳,槍柄敲在他腦袋上。

裡頭慘叫加上哐當一陣陣。

門口守著的人皺眉,正要衝進去,卻被另一個小弟攔住,擠眉弄眼的。

“大哥這是激烈,你懂個什麼!”

“是嗎?”那人疑惑。

“你聽現在裡頭不是冇聲音了?”

“還真是......”

兩人曖昧一笑,正準備各自站崗把持人質,就見門突然開了,不由一愣。

“大哥,你這麼快?”

“這才十秒都還冇......你......嗯!”

兩人疑惑的話冇說完,眼瞼裡突然出現一張絕色麵孔。

怔了下,不等喊出聲,脖子突然就被雙雙掐住,往裡一拖,悶哼著冇了聲音。

黎纖走出來,把門關上,嚼著隨手從空姐床上順的小餅乾,不緊不慢地朝駕駛艙走去。

這群匪徒足有十多個,個個身上都攜帶厲害武器。

聞硝煙味,看武器,是M洲最新型的武器。

有人在乾走私。

明顯籌謀已久。

駕駛艙那邊有三個劫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