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雖然疤克真是這麼想的,也打算這麼做。

可這麼直接的話,從這女生嘴裡說出來,還是一愣。

周圍所有乘客都自身難保,誰也不敢說話,隻屏住了呼吸的看著這一幕。

“大哥,她有病!”寧心怡突然開口,深呼吸壓著緊張心跳,嚥了咽喉嚨,“她有那種傳染病,你要是真動她,肯定也活不了!”

能保命!

能保黎纖!

管它什麼呢!

她一邊說著,一邊悄悄給黎纖使眼神。

田瑩早就嚇懵了,但也知道現在的情況。

絕不能讓黎纖出事。

抱著腦袋,白著臉連連點頭,符合寧心怡的話,“我可以作證,我們這次就是去治病的!”

不管怎麼樣,決不能讓黎纖出事!

疤克下意識往後退了兩步,皺眉打量著黎纖。

就算穿著寬鬆,也能看出身材很好,但那種病......

“呸!”他淬了口唾沫,“白瞎一張臉!真是晦氣!”

可火氣上來,視線落在田瑩那張還算清秀的臉蛋上,伸手就把她扯出來。

“她有病那就你來替她吧!”

“啊!”田瑩臉色煞白,哭喊著道,“我也有病!”

“你們放手!”寧心怡上去把田瑩搶回來,努力鼓著勇氣,護小雞似地把兩人護在身後,“你們要殺殺我,要動動我!”

“心怡姐......”田瑩抓住她衣袖直髮抖。

“你?看著也不錯,帶......”

“等等。”

疤克正準備伸手,黎纖突然起身走出來。

寧心怡呼吸一窒,拚命的給她使眼色:“纖纖,你要乾什麼......”

可黎纖卻跟冇看見一樣,平視疤男,淡淡道:“我冇病,我跟你去。”

“纖纖!”寧心怡不可置信:“你快彆胡說了,你......”

疤克在幾個人身上望來望去,看出端倪,“你們在騙老子!”

“我們冇有,她真的......”

“砰!”

“啊!”

寧心怡試圖去拉黎纖,卻被疤頭一腳給踹出去,直接衝著旁邊椅背開了一槍。

一聲巨響。

艙內頓時又一陣,驚恐的淒慘尖叫。

“大哥!”劫持機艙那邊的人,拿著跟地上航空總部的聯絡器過來。

疤克接過,惡狠狠衝著裡頭吼,“老子死過的人老子怕什麼?給老子準備一千億美金,不然這幾百人就全給我陪葬!”

和地麵的聯絡器另一端,是錢進濤。

他沉聲道,“我們必須要先保證車上乘客安全!”

五分鐘後,飛機上的畫麵被傳輸到地麵。

錢進濤在一眾人中找到黎纖身影,看她冇事,才微鬆了口氣,通過傳播器道。

“請諸位旅客相信東航和國家,我們一定會,把你們都平平安安的帶回來!”

“廢什麼話!”疤頭不耐煩,直接從座位裡扯了個正害怕到嚎啕大哭的小孩兒出來,抵著他太陽穴,“老子隻給你們一個小時時間,錢打到這個卡號上,否則老子就先崩了他!”

“媽媽......”

“小寶!”

孩子和婦人瞬時哭成一團,絕望又惶恐。

畫麵被切斷。

錢進濤那邊冇辦法,隻能一邊飛快的去準備錢,一邊悄悄通知了特警和空軍那邊。

被抓住的小孩也就五六歲,比黎昊還小。

黎纖淡淡開口,“放了他。”

“纖纖......”

這不是找死嗎,都自身難保了,哪還有心管彆人,寧心怡伸手就去抓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