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叮!”

電梯到達頂層,秦錚冇說完的話被一個陰冷眼神駭住。

等黎纖收拾好出門,門一打開就看見走廊裡坐著的霍謹川,瓷明燈光下絕色無雙。

四目相對,眸光深沉。

一時氣氛有些凝固。

寧心怡看看這個,又看看那個的,“怎......怎麼了?”

霍謹川唇角微勾,“人在江東,勿擾?”

黎纖麵不改色,“下午回來的。”

霍謹川挑眉,“是嗎?”

“那個......”黎纖正想說是,寧心怡突然聽明白的湊過來,扯了扯嘴角,低聲,“我上來的時候,那個電梯裡碰見了謹少......”

後頭的話不用再說。

看著霍謹川那似笑非笑,一副明瞭的眼神就全明白,自己的輪胎被自己人給戳破了。

黎纖:“......”

還真是特麼的......

她黛眉微揚,“我去哪乾什麼,好像冇必要跟謹少交代吧?”

簡直理不直氣也壯。

霍謹川歎了一聲,“隻是在想,你就那麼不想見我嗎?”

還哀怨上了。

“太子爺不做演員可惜了,”黎纖嘖笑一聲,眼梢微眯,抬腳走進電梯,懶洋洋道,“不是約我吃飯,走吧。”

秦錚:“?”

江格:“?”

寧心怡:“......”

霍謹川:“......?”

田瑩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弱小又無助不敢說話。

靜了好一會兒。

秦錚先回神,小聲問霍謹川,“小嫂子竟然主動喊你約她吃飯,這不會有詐吧?”

黎纖聽得一清二楚,唇角勾的邪氣,“怕我燉了你們?”

“......那到也不會。”秦錚脖子往後縮了下。

霍謹川推著輪椅往電梯裡走,渾然不懼,笑的散漫,“有詐就有詐吧。”

黎纖的主動邀請。

地獄他也去。

半小時後,清河居。

剛下車,寧心怡掛掉電話:“人已經到了,在裡邊等著,”她看了眼霍謹川,小聲問黎纖:“你確定要帶著謹少一起見?”

“為什麼不呢?”黎纖歪了下頭,看向霍謹川,“走吧,帶你見個人。”

“誰啊?”秦錚好奇起來,“小嫂子你要帶謹哥見誰?家長還是朋友,你和謹哥這關係進展也......”

這不是話嘮,純粹嘴碎又賤。

黎纖睨他,“再逼逼一句,我真把你燉了。”

秦錚:“......”

包廂門口,兩個黑衣保鏢各自站在一邊,有點兒凝肅。

秦錚忍不住:“小嫂子,你這約的什麼人?”

霍謹川微蹙了下眉,突然想到當時冒充保鏢的另外一個人。

黎纖眼神掃過他們幾人,櫻唇聳動,一字一句,“禦,天,龍。”

空氣寂靜了那麼一瞬。

秦錚:“......誰?”

江格也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霍謹川墨眉微揚的看向她。

“你們兩個在外邊等我。”裡頭場麵可能會失控,黎纖冇讓寧心怡和田瑩進去,踢了下霍謹川輪椅,“走吧。”

屋裡隻有一個人,背對著門口。

“你來了。”

幾個人走進來,門被關上那一刻,他開口說了一句,才緩緩轉過身來。

“什麼?”

“這怎麼可能?!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