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挑眉,朝桌上抬了下下巴:“你們不就供給我的。”

順她視線望過去,那關公和菩薩旁邊占據了整張桌子四分之二的格擋裡,正立著她的長生牌。

寧心怡:“......”

話是這麼說,可怎麼都覺得有點詭異。

竇磊扯了扯嘴角:“讓她吃吧。”

“封建迷信不可取。”黎纖剝著橘子往外走,回到隔壁辦公室,大佬似地坐在老闆椅裡,雙腿疊敲在桌麵上:“DM品牌活動還有幾天?”

寧心怡說:“那邊好像說出了什麼問題,本來打算提前到今天的,但我們還冇來得及通知你,就又挪到了後天。”

所以本來還真是今天。

霍謹川的訊息,還真靈通。

黎纖填了瓣橘子進嘴裡,眼梢微眯,“新人資料給我。”

“除了你剛纔見過那個,這裡還有幾個,你看看。”寧心怡拿給她:“這都是我和竇總過濾出來的,背景資料什麼都乾淨。”

黎纖放下橘子,接過資料,若似不經意的隨口一問,“你們什麼時候跟霍謹川串通上的?”

“就前段時......你說啥?”

寧心怡下意識就要回答,卻後知後覺察覺不對,話語戛然而止。

黎纖抬頭,似笑非笑的看著她跟竇磊。

竇磊:“......”

寧心怡:“......”

這防不勝防的不經意的套路。

“你說什麼呢,我們怎麼可能會跟霍謹川串通上呢?”

“你可是我們星然的寶貝,你不喜歡謹少,我們怎麼可能會跟他扯上關係呢?”

兩人麵色認真,可話以及臉上那笑怎麼看都心虛。

就那點破事,她隨便動動手指頭都能查到。

還瞞著她。

黎纖瞥了他倆一眼,也冇去拆穿,放下新人資料,伸手,“筆記本給我。”

寧心怡微舒一口氣,遞給她。

黎纖指尖敲著鍵盤,幾分鐘後,把螢幕轉向兩人,單手支腮,笑的邪氣,“這就是你們說的背景資料什麼的都乾淨。”

寧心怡和竇磊走過去看。

他們挑的都是選秀節目和素人節目出來的新人,公眾形象和性格可塑比較好的那種。

除了讓黎纖親自麵試那個,資料裡還有五個人。

共三男兩女。

三個男的兩個有嫂子,還不止一個嫂子。

其中一個家暴,以前被扒過,但被壓下去冇鬨出來那種。

兩個女的,其中一個能夠新秀出道是潛規則出來的。

另外一個改名換姓,還是整容......

五個人,就隻有一個男的,還算比較符合他們剛纔所說背景資料乾淨......

寧心怡和竇磊:“......”

回神後,寧心怡嘴角輕扯:“打人臉你可是真的有一手。”

黎纖挑眉:“過獎。”

“真當誇你呢。”寧心怡冇好氣翻了個白眼,歎道,“這要個個都像你一樣扒到底,這娛樂圈能有幾個乾淨的?”

“商人重的都是利益,包裝一下有流量粉絲,什麼問題就都不存在,”竇磊看了眼黎纖,微頓,“不過,星然不興那一套。”

星然苟延殘喘十幾年,是因為黎纖。

如今大放光彩,也是因為黎纖。

那麼多艱難的日子他們都熬過來了,總不能因為利益,去毀了黎纖的聲譽。

“那我重新挑吧。”寧心怡冇什麼意見。

反正他們又不急這一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