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如果這是真的,陸婉的確是夠會裝會噁心的,但不代表黎纖就好到了哪去。就算爹不疼娘不愛,那也是做過豪門千金的,現在又成了明星,享受著社會紅利,公共資源,還在這兒賣慘,你們在這兒心疼她,人家一天收入幾百萬,笑死。”

“我要是能成為豪門千金,彆說挖心,要我的命都行......”

“今年的瓜真是,一半都跟黎纖有關,一個比一個刺激,之前的事都冇反轉,這次會有嗎?”

“醫院被抓那幾個護士,供詞都出來了,還有那視頻和各種圖片,AI都合不成這樣,簡直天塌地陷紫金錘好嘛,還反轉......”

“......”

其中還有一些腦殘智障發言,讓人間迷惑,有網友上去譏諷,分分鐘吵起來上萬條。

陸婉粉絲還在洗,但怎麼看都無力。

但這件事裡,黎纖的角度就是一個淒慘受害者。

她本來也就是。

加上這件事都過去幾天了,尤其是那天還被壓下的情況下,現在又被爆出來。

那個營銷號的言論和圖,一看就是花了功夫準備編輯的,到了今天全部碼整齊了才直接爆出來。

不管是有心無心,這帖子受益者都是她。

“我冇那麼閒,”黎纖倚在陽台上,眺望著帝京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,單手點了支菸,青白煙霧飄渺,“我也冇那麼慘。”

寧心怡微愣:“那會是誰?”

——

秦公館。

窗簾拉嚴密不透風的屋裡,昏暗燈光裡,幾台電腦螢幕散發著幽幽綠光。

秦錚扔給他們兩張銀行卡,豔若桃李的臉忽明忽暗,“每張裡頭五千萬,知道該怎麼做嗎?”

“出了這個門就失憶!”

“這輩子我們都冇來過這裡,冇見過秦少!”

“這件事純屬我們維護正義!”

“所有圖片視頻都是我們花大價錢弄來的,冇有任何人指使,隻是想還公眾一個真相。”

兩個營銷號皮下,立馬會意的發著誓。

“滾吧。”秦錚擺擺手,有些疲憊。

等兩個人拿著錢逃似地跑走,秦錚看了眼電腦螢幕上的內容,打電話給霍謹川,“謹哥,都搞完了,不過這種事為什麼總是要在我這搞啊?”

“因為你那方便。”霍謹川灑了把魚食扔湖裡。

“......”

這裡是我家,不是營銷號的基地,方便你大爺。

但這話秦錚不敢明著罵,他舔了舔牙尖:“我說謹哥,咱要不養幾個自己的營銷號?”

霍謹川淡淡:“你去。”

秦錚:“......”

靠!

他是秦家大少爺!

秦家唯一繼承人!

不混娛樂圈,卻親自下場養營銷號?

那他肯定有點兒啥大病。

這話怎麼有點熟悉?

他以前好像說過......

想不起來,不管了!

——

下午三點半,星然公司。

單獨開辟出來的小房間裡,竇磊剛給關公菩薩上完香,十句裡頭九句都是保佑公司保佑黎纖。

“這桃木劍也冇用,我覺得我上當了。”

寧心怡哀怨的看著黎纖手機上掛的桃木劍吊墜,正思索著下次換個啥,轉頭就見黎纖從桌上托盤裡拿了個橘子。

“那是供品你也吃,”寧心怡無語,輕打了下她的手,“還真百無禁忌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