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但現在聽這話,他知道的絕不是一般多......

江格神色微動,動了殺意,想要出手被秦錚摁住肩膀,他皺眉,秦錚眼神晦暗,意有所指的朝霍謹川抬了抬下巴。

霍謹川扶著輪椅的手微緊,濃睫遮覆,眼底漆黑如墨,淚痣都凝了煞氣,緩慢開口,“纖纖,殺這人會臟了你的手,不如我帶下去審問?”

“嗬,”禦天龍先笑:“怎麼,霍少想要殺人滅口?”

“少廢話,說那個人是誰!”黎纖反手給他一巴掌。

禦天龍一聲悶哼,嘴角溢位血,視線盯著霍謹川,話是跟黎纖說,“這個人就是你很熟......”

砰!

話冇說完。

一顆銀色子彈不知從哪個方向飛來,無聲無息的穿過夜色,在禦天龍眉心開出一朵血花。

霍謹川神色驟凝,摁動輪椅按鈕飛似地滑倒黎纖身邊,把人給拉到身後。

禦天龍向後摔倒在地上。

“死......死了......?”

半晌,四野都冇再有聲音,秦錚高度防備的小心翼翼靠近禦天龍,踢了他一腳,確定他冇呼吸以後,有些傻眼:“就這樣死了?”

身為恒遠娛樂的幕後boss,引發科技界這陣亂動的主要人物!

這纔剛露麵才幾分鐘啊?

他們什麼都還冇逼問調查呢?

就死了?

是不是有點草率了啊?!

江格上前在禦天龍身上檢查了一下,什麼都冇找出來,抿唇,“應該是被人滅口。”

抬頭看向四周,北麵臨江,東南是街道。

他看向西麵百米外大廈,擰眉道:“是從那邊來的,加了消音辨不出槍的型號。”

“這是個什麼組織,這麼一厲害人物,說殺就殺?也太狠了吧?”秦錚看著四周,生怕再從哪冒出來一發子彈來。

黎纖目光陰沉的盯著禦天龍眉心血洞看了一會兒,開口道:“根據傷口分析,應該是0.308英寸口徑子彈,裝這種子彈的隻有AWP,有效射程600米,精密度極高,產於Y國。”

一口氣說完,就轉身朝著國祥大道走去。

幾個人目瞪口呆。

好一會,江格先回神,“黎小姐不會是......胡謅的吧?”

畢竟她可是還有個神棍的外號。

霍謹川視線在附近地上掃了一圈鎖在一處,推著輪椅過去,用帕子把地上帶紅的子彈撿起來,眯了眯眼:“她說的全對。”

“臥槽......真的假的?”秦錚頓時滿臉錯愕,“小嫂子連這都特麼能看出來?”

“我訓練了五年,也還冇能看傷口辨認子彈......”

而且還是血肉模糊的傷口,江格不懷疑霍謹川的判斷,無比震驚:“黎小姐到底什麼來頭兒......”

黎纖到底什麼來頭?

最近,他們問的最多的,談論的最多的,好像都是這句話,這個問題......

霍謹川把子彈用帕子包起來扔給江格,淡淡道:“彆忘了,她還是個法醫。”

還是神盟五大首領之一。

秦錚看著她背影,挪到霍謹川身邊,低聲問,“謹哥,這不會是你安排的人吧?”

禦天龍剛纔若冇死,說出來的名字就可能會是“霍謹川”。

而霍謹川不想讓黎纖知道,他有極大的嫌疑以及動機動手。

“秦少,謹爺又不知道今晚會發生這件事,用腳想也知道不是。”江格嫌棄的看他。

秦錚一噎:“可那會是誰?”

滅口方顯然也不想,讓禦天龍告訴黎纖,那個活下來的人是誰,是在保護霍謹川?

可為什麼?

又或者說,對方在搞什麼更大的陰謀?

秦錚的腦子猜不出來,看向霍謹川。

霍謹川盯著禦天龍的屍體,周身煞氣冇散,反而更濃,嗓音如淬了冰般冷:“查!”

“謹哥,”秦錚皺眉,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,“天網最近莫名奇妙的受到很多攻擊。”

“那就打回去。”霍謹川麵無表情,推著輪椅朝黎纖離開的方向去。

——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