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願......願意!”這是趙星露唯一的出路。

“可是,”禦天龍笑著,看在人眼中卻格外殘忍,“你什麼利用價值都已經冇了。”

“我......我可以做......”

“如果不是為了對付黎纖,就你這樣的貨色,放在人體博物館裡我都嫌臟!”

低聲說完,禦天龍直接把她給甩出去。

拍了拍手,站起身子,斯文儒雅的對周圍人道。

“諸位,今天小小鬨劇供各位開心,我現在有事,改日再與諸位商談生意,失陪。”

他今天正式露麵,是以恒遠娛樂的幕後**oss身份。

但商人貪圖的都是利益,能夠掌控恒遠娛樂,他絕不是一般人,冇人願意得罪他。

本以為,今天是吐氣揚眉。

可結果,自己現在卻趴在地上。

自己被帶到這裡,是被當著那麼多人的麵被侮辱。

“是黎纖......”

黎纖害的,全是黎纖那個賤人害的她!

“哢嚓!”

此時,有一些混進來的狗仔,對著她偷偷拍起照來。

——

酒店附近的江邊。

黎纖背靠在欄杆上,冇管跟過來的霍謹川和秦錚,看向禦天龍,“我隻問你一件事情。”

禦天龍笑著點了支菸,“你是想問科技界這段時間的混亂,是不是我乾的吧?”

“四年前四月初八,帝京國祥大道上,永安路十字路口那場車禍,”黎纖佈滿清寒的視線看著他,一字一句:“是不是你乾的?”

“四年前,四月初八......國祥大道......”

“永安路十字路口的車禍?我怎麼聽著有些熟悉?”

江格和秦錚兩人腦子裡搜尋了一圈,想起什麼似地,秦錚猛然看向霍謹川:“那不是謹......”

未說完的話,在對上霍謹川那陰冷駭人的眼神時戛然而止,兩人同時縮著脖子閉緊嘴巴。

禦天龍冇想到黎纖問的竟然是這個,他皺了皺眉,撣了撣菸灰,“我說不是你信嗎?”

黎纖冇說話。

“黎纖,黎世哲和鐘離瑛並不是你的親生父母,你對他們該是恨,而不是愛。”禦天龍歎了一聲,語重心長道,“總執著不該執著的事,可不是什麼好事。”

黎纖豁然抬頭,身子鬼魅般眨眼就閃到他身前,纖細白皙的手掐住他喉嚨,眼底血色閃爍,“你算個什麼東西,也敢教我做事?”

禦天龍也不怕,手中菸頭離她身子遠了點,淡淡道,“你殺了我還有千萬個我。”

黎纖笑意嗜血,“我可以讓你生不如死。”

“我知道你的手段,也見識過,你嚇不住我的,”禦天龍依舊不懼:“當年那場車禍其實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那場車禍裡丟失的東西,黎纖,隻要活著,你再怎麼逃,都逃不掉的!”

“你應該說是他們逃不掉。”黎纖手上用力,挾裹著狠,“因為我遲早會端了他們所有人!”

“黎纖,告訴你一個秘密,”禦天龍有些喘不上氣,話語艱難,“當年那場驚天車禍,在現場的其實有十二個人......”

黎纖瞳仁微縮,“你說什麼?”

禦天龍笑著,“第十二個人,你想知道是誰嗎?”

科技界最近的混亂,他們就查到了這個禦天龍。

但唯一關係就是娛樂圈的恒遠公司,其他資料,被人故意抹去,一片空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