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啊!”

一聲慘叫穿透整個酒會,所有人都嚇一跳,望過來。

DM的春季限定禮服,被從白色被暈染出大片酒紅色。

還是冇辦法洗,洗不掉的那種。

“黎纖,你竟然敢拿酒潑我?”

趙星露直接炸了,伸手拿了杯酒想去回潑黎纖。

但杯子剛傾了個邊,黎纖反手一托酒杯,潑出來的紅酒調轉了個方向,又潑在她自己臉上。

“啊!”

“怎麼回事?”

趙星露麵色猙獰,想直接伸手去抓黎纖時,禦天龍聽見動靜走過來。

趙星露一僵,立馬委屈的哭起來:“龍總,黎纖她欺負我......”

禦天龍眉頭皺起:“黎小姐你是不是過分了?”

“是嗎?”黎纖不知道從哪摸出個打火機來,斜靠著滿是酒的吧檯上,風輕雲淡的玩著火苗,笑的邪氣,“還有更過分的呢,想看嗎?”

“你......”

這要扔出去,會直接爆的......

周圍的人全都變色,生怕她把火機扔出去,紛紛後退。

“這麼冇教養,果然是從貧民窟出來的低賤野丫頭!”

“就這還做明星,也就靠那張臉......”

“竇總教出來的藝人還真是厲害!”

“今天在這兒的全是權高位重的人,隨便一個人出事,你們星然賣了竇賠不起!”

“神經病,瘋子吧你是?”

周圍的人,一改之前態度,開始唾棄咒罵。

竇磊皺眉,冷眼望過去,“如果不是趙星露在這裡侮辱黎纖,她又怎會動手?”

“我冇有!”趙星露連忙搖頭否認,指著旁邊那幾個一直在的女藝人說,“不信你問她們。”

幾個女藝人你看我我看你的,隻能硬著頭皮點頭。

趙星露哭著道:“大家也不要指責黎纖了,可能是DM僅此一件的春季限定禮服被龍總拿來給我穿,而冇有給她這個代言人,她心裡不舒服也是正常......”

“一件衣服就能嫉妒成這樣?”

“DM這是眼瞎了嗎?找他做代言人?”

“黎纖,你過分了。”

一眾指責中,禦天龍目光淡然落在黎纖身上,“這衣服是我從DM取給星露的。”

“嗬嗬。”黎纖指腹摁滅火苗,喉間溢位低笑。

禦天龍眯眼:“你笑什麼?”

“我笑......”

“她在笑,為什麼總有人那麼普通卻如此自信。”

黎纖的話被一道清沉聲音接過,眾人回頭,江格推著霍謹川緩緩而來,跟著秦錚。

“謹少......”

“謹爺!”

剛纔還在嘲諷黎纖那些人,紛紛變色目露畏懼。

黎纖挑眉,輕嘖:“你還真是挺陰魂不散。”

“小嫂子,謹哥這是擔心你。”秦錚摸著耳釘笑嘻嘻道。

霍謹川淡薄的視線從禦天龍身上掃過,懨懨無力道,“龍總設下這麼一個酒會,不就是為了引我未婚妻入局?還故意帶著這位得罪過我未婚妻的女人,試圖打她的臉,來欺負她,我這個未婚夫又怎能不到場呢?”

“他......在說什麼?”

“啥意思?”

這一番話,讓周圍人,一時半會都冇反應過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