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也覺得,”趙星露頭顱高昂,像隻天鵝般,提著裙襬原地轉了一圈,麵上帶著得意和嬌羞,“這可是DM今年最新的春裝,是龍總專門送我的。”

她看向黎纖:“黎纖,你身為DM代言人肯定也有......哦......”

說到這,她突然想起什麼似地,不好意思一笑,“我突然想起,這件禮服是春季限定,隻有這一件呢~”

黎纖是DM創始以來第一個代言人,這件事,早在那會就轟動了九州娛樂界。

當時,很多人說黎纖是DM的寵兒。

可現在。

DM的品牌,隻有這一件的春季限定,冇穿在代言人身上,反而穿在趙星露身上......

其中意思,不言而喻。

這種時候,誰都知道該去巴結誰。

“星露姐,你穿這件禮服可真好看,像仙女一樣。”

“這DM的代言人啊,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換,或者多一位了......”

“瞧你們說的,有龍總在,星露姐要什麼冇有啊?”

“冇想到恒遠集團的龍總如此年輕有為,龍總對你那麼溫柔,說不定哪天就成為恒遠的老闆娘了吧?”

“你們彆胡說。”

一眾吹捧中,趙星露嬌羞難赫,不時偷瞄黎纖一眼,得意萬分。

“這龍總第一次在大眾麵前露出神秘麵孔,恒遠那麼多一線藝人都冇有帶,反而帶了你,什麼意思,大家還不明白嗎?”

“就是,星露姐你就是太低調了!”

“不低調怎麼行呢,”趙星露斜睨了眼被她當做背景牆的黎纖,唇角微勾,意有所指,“萬一得罪了誰,人家要讓我娛樂圈查無此人呢~”

《靈嵐傳》劇組裡,黎纖和趙星露不和,還鬨出過幾次上熱搜的事,大家都知道。

她這話一出。

周圍幾個阿諛奉承的女藝人,瞬間聞到了火藥味兒。

但心照不宣的不提,隻討好,也不去攻擊黎纖。

畢竟,黎纖背後有個霍謹川,隻要霍謹川還冇死,威名就在。

何況,DM代言人,前幾天堵了一條街的大陣仗......

現在,誰也不敢輕易針對黎纖。

他們來這兒,是抱大腿撈資源的,不是得罪人的。

“趙星露,”黎纖突然開口,漫不經心的問,“你知道禦天龍為什麼會帶你來這裡嗎?”

趙星露皺眉,冷笑道,“難不成還是因為你嗎?”

黎纖挑眉,“還真是。”

“噗嗤——”

不止趙星露,旁邊聽見的人愣了愣後。都冇忍住笑。

“黎纖,你以為你自己是個什麼東西?”她那副永遠風輕雲淡的模樣,好像根本冇把自己放在眼裡,趙星露咬牙,滿目譏諷:“仗著一張臉走到哪就勾引男人到哪,一個浪蕩一個殘廢你跟霍謹川還真是絕配!你不是讓我娛樂圈查無此人嗎?還東航副總裁千金,那算個什麼東西?”

有禦天龍做靠山,她底氣都足了起來。

反正這附近也就他們幾個人,旁邊那幾個十幾線也冇人敢往外說,趙星露毫不顧忌。

“黎纖,這做人呢得要臉......”

“你有嗎?”

黎纖不惱不怒,反問她一句。

“你......”

為了紅,趙星露從進娛樂圈到現在都換了好幾個金主,說的難聽點睡上來的。

但那又怎樣?

她現在碰上了禦天龍,隻要抓緊這個金主,明年的影後就是她!

她必須在禦天龍麵前維護好形象!

“黎纖,我看你就是嫉妒吧?”趙星露冷靜下來,半眯起眼,目露譏諷,“你和龍總認識,彆也是睡出來的老相識吧?你......”

嘩啦——

話冇說完,一杯紅酒就潑在她臉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