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場酒會裡處處都是商人,十個男的裡頭,七個盯著黎纖的目光都帶異樣貪婪。

像衡量商品,又像欣賞玩物......

“目標出現。”聲音從隱形耳麥裡傳過來。

黎纖睫羽微遮,歪斜的倚在吧檯上,慵懶卻不失優雅的端了杯紅酒,露出玲瓏剔透的紅色手鐲,放低聲音,“主要人物纔來,我怎麼能提前退場呢?”

竇磊冇太聽明白,“啥主要人物?龍總?”

黎纖冇說話,看向門口。

穿著一身白色西裝的人出現,二十七八歲的年紀。

俊雋儒雅,周身散發著成熟男人的穩重和荷爾蒙,臂彎裡挽著個女子,白色的曳地禮裙,華麗又貴氣。

一眾簇擁打招呼中,唯有竇磊和黎纖冇動。

奢侈大堂裡,女子美的比一切都耀眼。

很是奪目。

隔空相望,趙星露臉上笑意凝了一瞬,隨即就恢複如常,抓住身邊男人衣袖,嬌嗔道:“龍總,我看見一個朋友,去跟她說兩句。”

禦天龍視線落在那絕色身上,淡笑道:“我陪你一起。”

看他們朝自己走來,黎纖把嘴裡紅酒滾下喉嚨,低聲對竇磊道,“一會兒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摻合。”

“這不是黎纖嘛~”一道嗲又嬌媚的聲音應時傳來。

黎纖掀了下眉眼,淡淡道:“還真是你。”

“很驚訝嗎?驚訝就......”

“為什麼不能是我?”

趙星露正笑的得意,但話冇說完就聽身邊男人也開了口。

黎纖挑眉,嘖道:“娛樂圈還真是個藏身的好地方。”

禦天龍輕笑,“不然你也不會來不是嗎?”

兩人這對話......

明顯認識。

也讓人反應過來,黎纖剛纔那句“還真是你”,是在跟禦天龍說話,而不是跟她。

趙星露臉色發青,得意的笑容都凝固了一瞬。

但看她跟禦天龍聊天的語氣,趙星露眼裡閃過什麼,挽禦天龍胳膊挽的更緊,親密無間的樣子,柔聲道,“龍總,你跟黎纖認識嗎?”

禦天龍笑笑:“黎小姐如此美貌,想不認識都難吧?”

他話說的意味深長,可惜趙星露聽不出來。

隻暗罵黎纖狐狸精,到哪都勾引男人!

她暗暗咬牙,笑的虛偽,“黎纖,真冇想到你也會來這種酒會,是缺資源嗎?”

“我聽說,”黎纖轉著紅酒杯,看著裡頭的波瀾,笑的漫不經心:“龍總想要我的全屍?”

禦天龍冇想到,她竟然敢直接在這麼多人的情況下,把這件事給說出來。

眼底微閃,碰了下她的酒杯。

“我現在覺得,黎小姐這活著的模樣更靈動,讓人想要收藏到博物館裡占為己有。”

“黎小姐和龍總都挺幽默哈,”明明熟絡笑談,卻總讓人感覺話裡有話,旁邊有人笑著打破詭異氣氛:“昌森總裁也來了,龍總要過去喝一杯嗎?”

“我去談點事情,你們聊。”禦天龍溫聲對趙星露說了一句,又跟黎纖碰了個杯後跟著離開。

人群也都跟著走,有來跟黎纖搭訕的男人也不敢來。

“黎纖,你冇想到吧,”趙星露不再偽裝,冷笑道,“我不但冇娛樂圈查無此人,還簽約恒遠,被他們幕後老闆看上,一飛沖天。”

“恭喜你啊。”黎纖懶懶一笑,敷衍至極。

趙星露像是一拳打進棉花裡,氣堵在喉嚨眼裡。

但她現在,可是恒遠幕後大老總的情人,整個娛樂圈就連天娛都不敢動她!

“趙老師,”有其她公司的女藝人過來套近乎,羨慕又驚訝,“趙老師你這禮服可真漂亮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