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韓康冷哼:“你做不到不代表我老師做不到。”

眾人看著黎纖,越看越覺得這像天方夜譚。

“我不信!”有個討厭黎纖的人咬牙開口:“這肯定是假造的證件!”

“對!肯定是假的!”老法醫瞬間恍惚過來,冷眼笑看韓康:“虧你還是司法局最高級法醫,現在竟然帶著一個小丫頭片子弄假證騙我們,韓康你羞不羞恥?”

“韓法醫,冇想到你竟然會是這樣的人!”

“韓法醫平時地位尊崇,我們畢恭畢敬,可現在這是命案,你自持身份的在乾什麼?”

“何隊,這證據確鑿,還不把她們都抓起來!”

瞬間就又眾口誅茷,連帶著韓康都一起拉下了水。

韓康臉色難看:“你們......”

“嗬嗬,”黎纖一聲低笑,卻冷的讓人骨頭髮瘮:“想抓我啊?”

“抓你怎麼了?”

“製造假證,法醫都敢冒充,不抓你抓誰?”

“何隊,你還在猶豫什麼?”

“我......”

“我看誰敢?”

就在何運超欲說什麼時,一道冷沉的男人聲音,清晰的從外頭傳進來。

看見來人,所有人霎時都變了臉色:“霍......霍謹川......?”

男人坐著輪椅緩慢而來,長相妖孽,卻滿身陰鬱煞氣,骨骼分明的手裡玩著把不知道哪順的解剖刀,鋒利的刃折射寒光。

猶如他那雙眸子一樣,看一眼就像墜入冰窟。

何運超身體緊繃:“霍三爺,您怎麼來了?”

霍謹川視線落在黎纖身上,慢條斯理的扯著腿上毛毯:“當然來給我未婚妻撐腰。”

陸家把霍謹川的未婚妻換成黎纖這事不是秘密,就算不關注,也多少知道點兒。

這話一出,屋子裡一群人臉色瞬間變了。

黎纖看著這幾人,眯眼:“跟蹤我?”

霍謹川麵不改色:“隻是擔心。”

剛纔那些話他們都聽見了。

秦錚嘶了一聲:“小嫂子,你不會真的還兼職法醫吧?”

黎纖挑眉:“你躺下我當場給你表演一個?”

秦錚:“......”

大可不必。

“霍三爺,”還是剛纔抵抗最厲害的那個老法醫開口,目光陰沉:“我們這是司法鑒定中心,不是給你們鬨著玩的地方!”

“鬨?”霍謹川挑眉,看著四周:“有人要鬨嗎?”

誰敢說話?

老法醫臉色難看:“何隊,這可是要案!這裡是司法局!”

何運超頭皮發麻,正要開口,韓康又站出來,仰聲道:“這法醫證上九州最高司法局的公章,你不信可以去覈實啊?”

何超運鬆一口氣,馬上讓人去查了。

結果不到十分鐘就出來了。

覈實員臉上還帶著震驚:“最高司法局說這是真的,而且這個編號的法醫因身份情況特殊,屬於保密狀態,希望我們也能保密......”

“聽見了吧?”韓康哼哼:“你們難道要說最高司法局也會開假證嗎?”

黎纖倚在玻璃門上,散漫道:“還有人要抓我嗎?”

“......”

誰還敢?

可她才20歲啊!

所有人都盯著那個證件,根本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!

老法醫腦子轟隆一聲,整個人晃著踉蹌後退幾步後,整個人向後栽倒過去。

“李法醫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