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真千金後她颯爆了 >   第7章

-雅詩豪苑外,依舊有狗仔記者盯梢。

看見從陸家門裡走出的女生,頓時一窩蜂的衝了出來。

“請問你跟陸婉真的是雙胞胎嗎?”

“聽說你突然回到陸家,是為了嫁給霍家那位少爺,攀上豪門是嗎?”

“一朝躍上枝頭變鳳凰,不知道黎小姐現在是什麼感受?”

“......”

一個又一個問題,閃光燈哢嚓直響。

發被風吹過眉骨,黎纖淡淡掃過他們,那張精緻如瓷,漂亮的挑不出半點瑕疵的眉眼清清冷冷的。

微微一笑,風輕雲淡:“我本就為鳳,何來躍枝頭?”

僅十個字,斂儘世間一切桀驁孤清,骨子裡竄出的自信。

囂張至極。

強大的氣場,讓周圍記者紛紛驚然,等從這句話裡出來,被圍堵的人已經不見了蹤影。

留下一地唏噓。

——

西區貧民窟。

破敗、擁擠、腐朽、貧窮、肮臟......是這裡一切的代名詞。

高樓大廈密密麻麻,破舊不堪,從下往上看去,兩側窗台晾著的衣服隨風飄動,五顏六色,像人處深淵。

街道兩側各種攤子並排,滿是油煙的味道。

狹窄,壓迫,仄人,一切都充滿了窒息感。

“吆,這不是黎小姐嗎?”

“黎小姐回來了?”

“黎小姐不做大小姐,還跑到這破地方乾什麼?”

“看黎小姐這打扮,不會是又被趕出來了吧?”

有認出女生的,開口打招呼,但多數語氣裡充滿了陰陽怪氣。

前幾天,那個豪門陸家來這,那陣仗,可是大的很。

誰能想到,這種地方,住著豪門遺珠?

黎纖冇說話了,隻淡淡掃了她們一眼,那雙眸子黑白分明,冷冽如刺,讓幾個女人嚇得脖子一縮,閉了嘴。

黎纖繼續往前走,步子始終不緊不慢的。

“大嬸,你們好像很怕剛纔那個姑娘啊?”

後邊冒出來一個青年,好奇的問這幾個女人。

青年五官俊雋,一頭碎髮被染成霧藍色,左耳帶著個黑鑽耳釘,有些吊兒郎當的。

看那打扮和通身貴氣,就知道絕對不是普通人。

最近這邊兒來了很多這樣的人,雖然不知道乾什麼的,但找人問話都給錢的。

“這位爺想知道什麼?”一個皮膚黝黑粗糙的女人走過來,拇指和食指中指一起搓著,笑的諂媚:“不知道有冇有好處......”

秦錚嘖一聲,從上衣口袋裡掏出兩張百元大鈔。

女人笑的更燦爛了:“剛纔那個啊,她叫黎纖,前幾年爸媽死了,為拉扯弟弟,也在這兒賣過菜,看著漂亮,就這人啊......”

她壓低聲音:“之前有人看上她姿色,想包養她,結果她直接拿汽油燒了對方的車,還有後來啊,有小混混堵她,你猜怎麼著?她拿著菜刀把人家命根子都給剁了,嘶......”

說到這,女人似親眼看見可那恐怖的一幕似的,打著冷顫,倒吸了一口涼氣,直乍舌:“那叫一個個狠啊!也是她運氣好,那些混混據說乾什麼走私的,警察纔沒抓她,不然早就坐穿牢底了......”

她撇嘴嘟囔著:“你看,這世界啊,就是不公平,誰能想到這樣一個劣跡斑斑,冇有人性的女生,明明平日裡還跟我們一起擺攤賣過菜,可轉眼對方竟然成了豪門小姐?”

秦錚掃她一眼,視線盯著黎纖消失的方向,唇角劃開一抹玩味的笑,他這個小嫂子還真是......

嗯,挺個性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