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陸盛海臉色發白:“你明明喝了那杯水......”

“哦,忘了告訴你們,”黎纖腦袋微偏,眉眼無害,“我對安眠藥免疫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哦,還有,我和陸婉的心臟一點都不匹配。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啊,對了,”黎纖又想起什麼似地,笑道,“我是個醫生,對藥味很敏感。”

“......”

所以,那杯水,在黎纖端起來那一刻,就知道被下了藥。

後來,她喝了。

安眠藥免疫。

也就是說,她是故意昏倒的。

她一直都在裝!

她......

“啊!”

就在這時,手術室裡又傳出一聲慘叫。

被古醫生打昏的助理護士,提前醒過來,麵對淒慘的古醫生嚇得一聲慘叫就往外跑,正撞到門口的陸婉和周曼身上。

跑過來的醫院主任抓住她,看著這一幕,隻覺心驚,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“我......我......”

護士下意識看了眼地上陸婉,吞吞吐吐的說不出來。

“說!”陸盛海突然一聲震喝。

護士又看向黎纖。

黎纖對她歪了下頭,笑的玩味。

“我......是陸小姐!”護士終於頂不住那致命的窒息感,一下子癱軟在地上,哭著全交代了。

“是陸婉小姐買通了古醫生,幫忙撒謊說她腿斷了,然後又讓我們騙陸先生陸太太說她心臟有問題,然後再不經意告訴你們黎纖心臟跟她匹配......”

倒豆子般,嘩啦啦的全部都說了出來。

周曼腦子裡轟隆一聲,看著麵前的陸婉,聲音顫抖,“她說的......是真的嗎?”

“不!不是!”陸婉抓住她胳膊,瘋狂搖頭,“她在撒謊!是黎纖,是黎威脅他們說的!”

“到底是誰?”

買通醫生害人......

這種事,竟然會發生在他們醫院裡。

還就在他眼皮子底下!

主任臉色難看至極。

“是陸婉陸小姐!”護士已經害怕懵了,哭著什麼都說了,“她給了我們一人五十萬,說事成之後一人給我們五百萬......”

“你們真的是,吃了熊心豹子膽了!!”

他們醫院,在帝京也是排前幾的。

可現在,竟然出現這麼離譜的事情。

整個醫院可能都完了。

事已至此。

真相已經明然。

周曼看著陸婉,滿臉的震驚和不可置信,“婉婉,你為什麼?”

“媽,不是我......”陸婉還在解釋,在地上爬著想去抓週曼的腿。

周曼躲開,步步後退。

“你以前明明那麼單純善良,你要什麼爸媽給你什麼,就算知道你不是我們親生的,也依舊把你看的比什麼都重要......”

“媽,我不是......”

“因為你不願嫁給霍謹川,我把親生女兒找回來替你嫁,甚至幫你一起算計她,甚至把她的心臟都給你,你為什麼要騙我?”

周曼心臟像是被豁出道口子,悲痛欲絕。

“我曾經有想過,我親生父母會是什麼樣子的。”

清亮的聲音突然響起,來自黎纖。

她淡笑著,看不出什麼悲傷難過。

像在說給誰聽,卻又像是自言自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