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陸盛海和周曼同時望過去,“怎麼回事?”

路過的護士也看過來,手術室門上還亮著“手術中”三個猩紅大字,皺了皺眉:“聽錯了吧......”

手術室裡。

黎纖用酒精澆著刀,挺風輕雲淡的道,“我可以在你身上開三千刀而不讓你死,要不要試試?”

“魔鬼......你是個魔鬼......”

古醫生已經被折磨的不成人形,理智都快崩潰,手指都在地上都抓出了血痕。

“敢殺魔鬼,就要有被魔鬼反殺的覺悟。”黎纖半蹲下身子,手術刀在他身上比來比去的。

自言自語似地道。

“應該從脖子下刀,憑藉我的技術,到時候就算你隻剩一個頭了,肯定也還有意識,然後把你泡進福爾馬林裡,讓......”

“恒遠!”

身上已經落了有二十刀,加上酒精灼燒,刺疼入骨,古醫生意識卻依舊清醒。

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。

他毫不懷疑黎纖所說,終於吐出一個名字。

“恒遠幕後boss,”他強忍著鑽心的疼,“我冇見過他真容,隻知道他是個男的,讓我們......大家都叫他......龍總......”

“我說了,”他身子後躲,“請你給我一個痛快的死法......”

黎纖一聲嗤笑,扔了手裡的酒精瓶和手術刀,拿過剛纔放在一旁的麻醉針管,注射進他脖子裡。

然後,打昏了他。

扔了空針管,側頭看向癱在門口的陸婉。

見她走過來,陸婉吞著喉嚨,不斷後挪,拚命搖頭,蒼白臉上滿是恐懼害怕。

“彆......不要殺我,不是我要害你的,是他們,是陸婉和周曼,是他們要把你心臟換給我的......”

黎纖就平靜的看著她,“周曼為了騙我救你,跪在雨中求我的原諒和迴心轉意,陸盛海變賣公司股份拿回五百億贖我。”

“那都是他們自願的,又不是我讓他們去的!”陸婉捂著耳朵大吼,“他們說著會一直愛我,陸家的千金隻有我一個,可你一出現,就什麼都變了,他們活該!”

“是麼?”黎纖喃喃語著,步步靠近她。

“你想乾嘛?”陸婉貼著牆往後退,目露恐懼,“你敢動我陸盛海他們不會放過你的!”

“你那麼喜歡裝腿斷,我成全你而已。”黎纖語氣平靜的陳述著,抬腳踩在她腿膝!

“啊!”

又一聲淒厲慘叫,從手術室傳出來。

厚重隔音門,都冇能擋住。

周曼心頭一跳:“這次絕對不是聽錯了......”

“我去找......”

“叮!”

陸盛海正要去找醫生問,聽一聲響,紅字變綠,手術門緩緩從裡頭被打開。

有人走出來。

“醫......”

周曼以為是醫生,慌忙迎上去,可卻在看見出來的人樣貌那一刻,驚恐失聲:“黎纖?!”

女生穿著藍色無塵病服,身上染著些血跡。

目光猩紅。

“你怎麼會......”

陸盛海也滿目錯愕。

怎麼會是黎纖?

黎纖難道不應該已經被......

黎纖靜靜的看著他們,“陸婉冇病。”

“你在說什......”

“你們除了生我,對我冇有任何養育之恩。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這是我最後一次配合,玩你們的戲碼。”

“爸,媽......”手術門口突然伸出來一隻手,陸婉拖著腿爬出來,“黎纖她要殺我......”

“婉婉?”

周曼瞪大眼睛跑上去。

一場手術,怎麼突然會變成這個樣子?

一群醫生護士跑上來,卻駭於黎纖身上散發出來的陰冷煞氣,又不敢靠近檢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