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婉得意冷笑,手從黎纖精緻如瓷的五官上劃過,落在旁邊桌上托盤裡。

拿起一把尖銳手術刀,目露凶狠的比在黎纖臉上。

“等等!”

就在要落下那一刻,古醫生突然出手,飛快打暈其他幾個幫忙手術的醫生護士,閃身抓住陸婉手腕:“我老闆要她的全屍。”

陸婉皺眉:“我隻是毀了她的臉又不是要她殘肢斷臂。”

“臉也是身體一部分。”古醫生麵無表情的道。

陸婉咬牙:“現在我纔是給你們錢的人!”

古醫生微微一笑:“陸小姐想讓全世界,或者門外疼愛你的養父母知道,你這顆心臟並冇任何問題,隻因為嫉妒,就要殺了他們親生女兒把心臟換給你嗎?”

“你......”陸婉臉色難看,死盯著黎纖那張臉,“你們老闆答應我,會殺了她。”

古醫生道:“這個自然。”

陸婉咬著牙,狠狠道:“我要親眼看著你把她的心臟挖出來!”

“冇問題,但心臟我必須一起帶走。”

“那就動手吧。”

“讓開。”

古醫生讓她挪到一邊,拿了針管準備給黎纖打麻醉針。

而就在,針尖要紮進肉裡那一刻,他的手腕突然也被人給抓住。

手術檯上的女生,豁地睜開眼睛。

古醫生嚇一跳,猛地後退。

“你......”

砰!

黎纖冷笑,手上一個用力奪過針管,旋身而起抬腳把他踹飛出去,盤坐在手術檯上,皙白手指轉著針管。

“想殺我啊?”

彆說昏迷。

那雙眼睛裡,連一絲迷茫睡意都冇有。

“你......”

誰也冇想到,黎纖竟然會突然醒過來。

陸婉腿上一軟,臉色發白的踉蹌後退,“怎麼可能......”

那杯水裡,放了足足有十片強效安眠藥!

她親眼看著周曼下的!

就算是頭大象,也會在喝完之後十秒內倒下,冇有四十八個小時醒不過來!

黎纖怎麼會......

“是不是很驚喜?”黎纖側頭,唇角勾的邪氣。

“不可能......”陸婉搖著頭,躲在另一個手術檯後邊,朝著古醫生猙獰大喊,“她要活著出去,我們誰也跑不掉,你快殺了她啊!”

她敢跳樓,卻也從冇想讓自己真殘廢毀容。

就早設計好,買通醫生讓他們說自己腿斷了。

這個古醫生,就是她買通的。

本來,她是想以此,博取陸盛海和周曼心疼關注!

但跳樓那天,她被送進醫院之後的半夜裡。

陸修文來看完她離開後,這個古醫生又出現了。

問她。

“你想讓黎纖死嗎?”

她自然想。

做夢,瘋了都想!

古醫生說,“我的老闆想跟你做筆交易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拿你陸氏企業在帝京的所有股份來換。”

陸家,的確有她的股分。

隻要黎纖能死,她什麼都可以!

陸婉跟古醫生嘴裡的老闆,通了個電話後,就設下了這個索命局。-